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22

22,一场飞来横祸

再坚固的建筑,经过时间的冲刷后也会摇摇欲坠。再坚定的信仰,在绝望面前也能轻易被动摇。

 

快一点,再快一点!

耳边不断响起刺耳的尖叫声,混在木材烧灼时发出的“噼啪”声中更显凄凉。浓重的黑烟冲入气管,呛得的人喘不过气。

“轰隆”一声巨响,又是一栋建筑在大火中崩溃。大概是引燃了煤气,砖块与家具的碎片在爆炸中飞出,打在他的身上。他却像没有知觉一样继续向前跑去。

银光从他手中滑出,一闪之间便将拦在他面前的木门斩为两段。他的脚步仍没有停下,踩着燃烧着的木屑踏入了教堂。

“终于来了吗?”教堂尽头的十字架下站着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的人,“等你好久了,驱魔师。”

“果然是躲在黑暗中的老鼠啊!”神田轻声一笑,“连脸都不敢露了!”这话是对着那个黑袍人说的,但他的目光却全被那个十字架吸引了过去,准确的说是被十字架上绑着的人吸引去了。

那个一人来高的十字架上缠绕着盛开着白玫瑰的荆棘,荆棘将一个少年牢牢地绑在十字架上。荆棘的尖刺划破那人的皮肤,点点殷红落在雪白的花瓣上,透出一种血腥的美感。

“还满意吧!”注意到他的目光,那个黑袍人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我为千年伯爵大人准备的礼物!”他的手从黑袍中伸出,轻轻摸了摸垂着头的少年的脸。

那是一只明显不属于人类的手,像是已经风干的白骨,或是陶瓷制成的人偶的手。

连伪装都不屑于带了吗?还真是有恃无恐啊!神田默默握紧了手中的六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十字架上的亚连还生死未卜……

还要什么冷静!

六幻斩在那只诡异的手上,爆出一串刺目的火花。

这一次的攻击没有起到丝毫作用,除了将自己震得退后了两步。但还在预料之中,神田这样想着,借势又退后了几步,与那个黑袍恶魔拉开了距离。紧接着他将刀一横,目光如刀锋般凝聚,“界虫一幻!”。

打在刀刃上的火光扭曲起来,温暖的橙红色被凄惨的蓝绿色所替代,光影幻化为形状诡异的实体朝敌人袭去。这是六幻的基础招式,但在极高同步率的影响下,这一击也是不容小觑,即使他只是用来试探。

黑袍人一动不动。只是在界虫即将撞上他时,突然起火。那近乎纯白的火焰比其看上去更加恐怖,大概是有着极高的温度,仅在眨眼之间便将界虫化为灰烬。

是火焰或燃烧方面的能力吗?神田挥了下刀,刚刚那恐怖的温度似乎顺着刀刃蔓上了他的掌心。但他却是将圣洁握的更紧了。

自从千年伯爵和诺亚消失之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超过等级三的恶魔了。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失去了危机感和警觉性的驱魔师只有丧生在恶魔面前这一种结局。

等级暂时未知,但可以确定是至少是等级三。如果光凭六幻无法斩伤这一点判断应该已经达到了等级四。在二幻刀依旧没有对黑袍恶魔留下丝毫伤害时,他不得不暂时停下来思考接下来的战略。他还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动用禁忌的力量。也许对方特别能免疫这些。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向那个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少年。大概又要被对方埋怨了吧!

不过要唤醒沉睡中的白发公主,首先要斩杀掉恶魔。

神田目光回到黑袍恶魔的身上。它还站在十字架下,没有要率先攻击的意思。这一点很奇怪。而他更在意的是地上不知何时布满的黑色荆棘。对方是不是还有着什么隐藏着的能力?在走进这座教堂之前,他目睹了不少人突然自燃紧接着爆炸的情景。那个恶魔的能力可能不仅仅是火焰。

但这不能阻止他这一秒斩断它那可笑的脖子。

“还真是顽强……”它的话还没说完,六幻就已经滑过了它的脖颈。

紧接着的便是——爆炸。

混合着黑色烟雾的气流将神田推了出去,同时也将黑袍恶魔震退了两步。

恶魔黑色的兜帽被爆炸炸破,残破的黑布落下露出他白森森的面容。的确不是人类的模样,但也与寻常的恶魔差距甚远。

看来并不是能免疫所有的攻击。看着恶魔脖颈上那道狰狞的伤口,神田想到。只有三幻刀以上的攻击才能奏效吗?既然这样……

黑色的电弧在六幻上跳动而起,惊艳又摄人心魄。

恶魔像是预感到了这一击的危险,在六幻挥起时突然转身面朝着他,裂开嘴露出了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看起来像是阴谋终于得逞一般。

但这并没有阻止六幻以雷霆万钧之势落在它的身上

也许明知道对方有着什么阴谋,神田还是没有一点退避的直接斩了上去。

刀光越趋于直线,攻击力就越是骇人。笔直的黑色刀影在落在恶魔身上的一刹那释放出来了它最强的威能。这是神田现在所能用出的最强一击,曾经几乎抽干他所有生命的五幻式。

金红色的火焰在这一击落下的瞬间填满了他的视野。爆炸产生的强大的冲击波直接将他甩了出去,重重的拍在了墙上。

剧痛与晕眩交织在了一起将他死死网住。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去找自己的圣洁,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只得在隐约中听着六幻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没想到威力这么大啊!”刺耳的声音再度响起,“被自己的攻击击中的感觉怎么样?”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根本什么都看不清,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任由那个恶魔的接近。

“怎么?这就无力反抗了吗?”尖涩的笑声从他耳边传来。根据声音判断,对方应该离他很近,近的似乎抬手就能割断他的喉咙。

但他仍然垂着眼帘,任由黑暗吞噬着他的视线。

“不再看一眼吗,你很在意的那个人?不想看看他亲眼目睹你死亡的情景吗?”

听到这里神田猛然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不知怎么突然清晰起来,恶魔那张近在咫尺的残破不堪的面容,周围的火光与碎石,最重要的还是不远处少年略显惊慌的眸子。

只一瞬间疼痛,愤怒,以及无力感全部被那一人所覆盖。受伤,战败,乃至死亡,他都不怕,只是唯独害怕亚连看到这一切的模样。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神情的变化,恶魔嘴裂开的更大了。这时神田才注意到,对方也并不是毫发无损的。恶魔的一条胳膊已经完全消失了,半条腿被炸成了碎片,一道焦黑的裂痕横贯他的腰部只是没有彻底斩断。下颌也只剩一半了,使得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恐怖。

“你来这里的时候也看到了吧,那些爆炸的人!很高兴吧,能作为献给伯爵大人的烟花!”

他的确是看到了的那些几个小时前还微笑着和他打招呼的人,毫无预兆的在他面前爆炸开来。但他却不能停下脚步,只得任由一朵朵承载着生命的殷红花多肆无忌惮的绽放,然后凋零。

像是将炙热的岩浆直接倾到入心脏,像是烧伤一般的剧烈痛楚从他的胸口处蔓延。

“优!”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白光朝他飞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偏头,然后抬手接住了那道光。

下一秒六幻与退魔之剑一前一后分别贯穿了恶魔的头颅和胸腔。

这个场景像极了两人在孤儿院时给予lv.4恶魔的最后一击,只是……他看了眼手中的一半没入恶魔身体的退魔之剑,到底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而遭遇致命攻击的恶魔并没有马上消失。它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没有瞳仁的瓷质眼球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转动了两下,紧紧盯住了神田胸口,突然张开残缺不全的嘴大笑了两声。

神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胸前,心脏位置在发光,即使有衣服的遮挡也能看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没想到啊!怪不得在他身上找不到,原来在你……”

“聒噪!”亚连的一声怒喝打断了恶魔疯狂的笑声,“住口!”

恶魔的嘴还大张着,但声音戛然而止。它缓缓转过身看向亚连。亚连眼瞳中像是燃起了两簇紫金色的火焰,明明是绚烂的颜色却让人产生顶礼膜拜的感觉。

而在他看到亚连眸子的瞬间,贯穿他身体的两把武器同时发光。圣洁的力量到底是恶魔的克星,眨眼间恶魔便已化为了灰烬。退魔之剑与六幻同时落地的声音清晰可闻。

亚连抬手抹了下脸上划破的伤口,静静的看着恶魔消失。眼中刚刚升腾而起的紫金色光晕迅速消散,鸽灰色的眸子依旧清澈透亮,似乎刚刚的变色只是错觉。

但在场的两人都知道,那不是错觉。

神田略微活动了一下手脚,便站起了身。刚刚还未及性命的重伤,现在已经愈合的差不多,基本不影响行动了。

“真是比第二驱魔师还要可怕的自愈能力啊!”他低头拾起地上的六幻,看着退魔之剑重新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空中,开口感叹道。

神之道化的光芒渐渐收敛,亚连看着朝他走来的神田,半晌才开口说道,“这个恶魔的自愈能力不是最强的。但他拥有两个能力,除了爆炸他还能控制部分时间。”说着,他指了指一旁的碎石。一部分的碎石开始震动然后突然消失,一旁墙壁上的爆炸痕迹同时开始迅速消失。

“它通过加速时间让爆炸发生的更加突然,让你来不及反应。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能力它是无法和使用五幻式的你抗衡的。”

“也就是说,它能让爆炸提前发生?”神田走到礼拜台之下,微微抬头看着站在上面的亚连。

“对。还可以使爆炸的威力更大。短时间他是无法引爆那样强的能量,他通过调节时间给自己创造了机会。现在,它死了,被他操纵时间所改变的部分就又恢复了正常。”

“知道的很清楚啊!”神田一挑眉,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毕竟也是元帅了!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吧!”亚连轻声笑着摇了摇头,身体微微一晃,伸手去扶一旁的十字架。却被人猝不及防地拽了一把,直接一脚踩空向台下摔去。

“怎么了?”

等亚连回过神来,已经被人稳稳接住了。亚连抬起头看着双眉微锁的神田优,眨了眨眼睛。对方还维持着怀抱住他的姿势,看着不像是要接住他,而是就想给他一个拥抱。而亚连自己也是下意识的回抱住了对方。大概是这个怀抱太过温暖,亚连一时不愿放开,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开口道。

“没事,就是头有点晕。”亚连将头埋在对方肩上,声音有些发闷。

“你要是实在不想说,就算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亚连主动示弱,明明前一秒钟还想着无论如何今天也要让对方说出真相,结果只一个拥抱就缴械投降了。

“这样就妥协了啊!真不像你的作风,优!”亚连抬起头,微微一笑。

神田难得没直接开口反驳他。只是看到他之后的动作亚连宁愿现在和他吵起来。

“优!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神田直接将他打横抱起,迈步朝教堂外走去。

“回家!”他看了一眼还想要挣扎的亚连,冷声道,“怎么?只准林克抱你吗?”

没想到你还吃林克的醋啊!亚连心中这样想着,但并没有开口。和当时成功斩杀lv.4一样,胜利并没带给他多少喜悦,反而使他的心情更加复杂。

“刚才发生了的事我没打算当做没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如实告诉。”看着亚连苍白的脸色,他又补充了一句,“但不急于一时。”

“不着急?真不像你的性格啊!”亚连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抬手环住神田的脖子,继续说道,“我也没打算一直瞒着你。心之圣洁的本体在你身上。我……我和涅亚做了一个交易……成为了新的千年伯爵。”

神田脚步一顿,但没有停顿太久就继续向外走去。亚连说出的话在他心中炸开,这是他早有预感也是最不愿面对的答案。但他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原本还想着能看到优大惊失色的样子也挺不错的呢。亚连心想着,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好奇那个奇怪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那是心之圣洁创造的梦境,能反应出你内心最深的恐惧。也就是因为那个梦,我才不想告诉你。”

“我之所以没死,也是因为心之圣洁?”神田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如常,只是抱着亚连的手臂微微颤抖。

“是。以被隐藏的存在自爆的威力,我们本没法活下来的。但因为心之圣洁,我活了下来。当时他们都说你……你已经……我就想着心之圣洁的力量也许可以救你。当时,我也不太了解心,只知道心应该算是寄生型圣洁。所以我就想着……让心与你融合,大概就能让你活下来了。”

“与我融合?”神田十分敏锐的注意到亚连话中的问题。

“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把‘心’取出来,拿给你试试啊。就是因为要瞒着所有人有点困难。”

尽管亚连说的轻描淡写,但神田却知道事情绝对不会没有对方说的那么轻松。把“心”取出来,简单的五个字,神田实在不敢想对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又是在多么绝望的情况下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做的这件事。

感受到神田情绪的变化,亚连轻轻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胸口上。“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当时取出圣洁之后,我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想着这样也挺好。但之后涅亚出现在我的意识中,告诉我只要愿意成为新一任的千年伯爵,就可以帮我利用诺亚因子活下来。”

“这大概是最糟糕的活法了。但我还是……还是答应了……就算是为了能和你过哪怕一天的平静生活,我背弃这驱魔师的身份选择诺亚也值得了。”

“之后,我发现即使‘心’的本体并不在我身上,但我还是能运用部分它的能力。为了不被教团察觉到这件事,我故意透露出了部分‘心’的消息,让教团的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那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因为诺亚的原因不得不再次离开,至少不能让你再当试验品了……”

“但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不了了。哪怕被你杀死,我也心甘情愿。”

神田一直都没有说话,听到这里终于开口道。

“你不用走,我也不会杀你。”说完这句话,神田直接用一个吻堵住了对方的嘴。

被人抱着就这点不好,对方要吻你的时候根本躲不开,亚连心想,当然他也不想躲开。

这个吻不像之前一样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带有十足的侵略性,两人都恨不得将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

最后这个吻以亚连瘫软在神田的怀里结束。

“诺亚因子对你的身体还是有影响吧,煮熟的豆芽菜?”神田看着满脸通红的亚连,嘴角微微向上一挑说道。

“影响肯定还是有的。平时还好,只是在动用圣洁的时候有些不舒服。现在我已经基本能够压制住了。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亚连精神不大好,说到最后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你要是困就睡吧!”看着亚连昏昏沉沉的样子,神田微微皱眉,轻声打断他的话。

“也没有那么严重……当初我一个人逃亡的时候……比这要糟糕的多,我也没有在路上……睡着……”这句话没说完,亚连就已经靠在神田身上睡着了。

一个人?以后都不会让你一个人了!神田抱着他走出教堂,教堂外的火焰已经全部熄灭了。阳光穿透了空中的阴霾。


还没来得及修改捉虫,之后可能还会修改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