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21

21,一个惊喜

“亚连~”少女甜美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身着深紫色洋装的女孩轻轻从背后环抱住亚连。她的拥抱与上挑的尾音一般轻快充满活力。

“不要闹了,罗德!”亚连开口道,声音干涩嘶哑。这并不奇怪,任谁滴水未进的在这里坐一整天声音都会变成这样的。

“不闹,那好,你和我走吧!”罗德握住亚连冰凉的手,“离开这里,和我离开这里吧!”

“我答应过他会留在这里的。”

“即使他已经离开了?”罗德轻挑了下眉。

亚连没有回答。也许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知道神田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但却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回来。

看着他有些涣散的双瞳,少女也不忍在说什么,纤细的手指轻点在他的胸口上,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你就算要思考教团的未来,也要先吃饭啊!不过我看这个就不用思考了,因为根本就没有未来。”说完,便放开了他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了他的腿上。

“饿着可以让我清醒思考该怎样让优相信这里就是‘真实世界’。”亚连抬手将罗德的手抚掉,“我记得我说过,你不能随意出入这里。”

“只要你和我走,我保证再也不踏足这里一步!”罗德大声说道,“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要是不来的话,你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亚连看着她,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你要是真的在意就去找他啊!告诉他一切啊!坐在这里发呆有什么用!”见他没有反应,罗德更是着急,直接斥责道。

“告诉他什么?”亚连苦笑一声,“他最在意的就是诺亚这件事。咎落和生命都不如这个结果重要。你要我告诉他,这一切的美好都是他的一场梦?都是我制造的骗局?”说到最后,他的情绪也有些激动,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罗德。

“现在连你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就是一场梦了吗?”罗德却是毫不畏惧的对上了他的眼睛,“还真是不得不佩服‘心’啊!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你们两个人打败了!当初是谁说无论发生什么都……”

“够了!”亚连大声打断了她,“我也不知道当初我的决定是否正确。但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优知道这件事!即使是他选择离开……”说道“离开”,亚连像是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般跌坐回了椅子上。

其实“心”所创造的这个骗局相当拙劣,只要亚连说出真相这个到处都是破绽的梦境谎言便会崩溃。但这个真相却是亚连无论如何也不愿告诉神田的。他知道自己的隐瞒只会让神田更加怀疑,花更长时间去寻找真相,或是有更大的可能性离开,但他依然选择隐瞒。

“真是不懂你们这些驱魔师!”罗德嘴上埋怨着,看亚连的眼神却是充满担忧。“不管怎样,东西还是要吃的!”她说着拆开了带来的盒子,从中取出一块马卡龙递给亚连,“你当初编的‘结局’天衣无缝,神田是肯定不会看穿的!你就放心好了!”

少女安慰人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但亚连听了她的话还是莫名的感到轻松了一点。上次被逼离开教团是这样,这次即将陷入绝境也是,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居然是诺亚陪在身边。想来也真是讽刺啊!想到这里,他自嘲的笑了笑。

“谢谢你,罗德。”亚连将那块马卡龙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只是原本香甜的马卡龙到他口中却是如同嚼蜡。

罗德轻轻一扬头,似乎是要嘲笑他两句。但话还未出口,她突然脸色一变,紧接着便迅速打开了一扇门,“祝你好运,亚连!”她一挥手,身影便消失在了门后。

这么着急吗?亚连微微皱眉。

“怎么不开灯?”他身后的门被突然推开,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

“优……”亚连身体一僵。

“你在看什么,亚连?”神田快步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贴着亚连的脸颊轻唤出对方的名字。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亚连觉得神田的声音比往日更加温和了一些。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回头去看对方的眼睛。

“没……没什么……”亚连一动不动的紧紧盯着前方,瞳孔微缩,心跳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清晰可闻。

“你怎么回来了?找到答案了吗?”亚连本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但现在必须要说点什么来掩饰自己的过分紧张。

“我不需要答案。”神田直起身,看向罗德消失的方向,“你还在担心吧?担心我找到你改变这个‘故事’的证据?”

“其实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并不重要。只要你是真实的就够了!”

亚连瞬间睁大了眼睛。

“即使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也无所谓?”亚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他倒是应该怀疑眼前这个神田是不是他的幻觉的了。

“我还没有傻到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假!我知道你不是骗局,这就足够了。”神田将亚连从椅子中拉了起来,“你不想说,我可以不问。刚刚那个诺亚也好,你为了救我付出了什么也好,我可以不知道。只要你,相信我,愿意留下就好!”

神田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亚连紧紧抱在怀中。

在他的怀抱中,亚连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听着自己的心跳与他的心跳渐渐合二为一,亚连却并没有感觉到轻松。

梦境,牺牲,欺骗……哪些是虚假哪些是真实?有时候谎言编的太久自己都会信以为真。他觉得愧对神田付出的真心,更加不想对方因为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潭。他想将对方从绝境的边缘推开,即使这样也是把他推离自己的身边。

像是神田不是完全了解他一样,他也不是很了解神田。对方究竟知道多少,是即使一无所知也选择完全信任,还是已经发现了他所隐藏的一起却仍带着空白的伪装。

其实罗德说的很对,“心”的确是不得不让人佩服。现在他连优都开始怀疑起来了,哪里还有人能让他真正信任呢?

“‘心’真的很厉害啊!”亚连低声喃喃道。

“什么?”

亚连转过身,与神田相对而立。

“你刚刚说无论怎样你都愿意让我留下?”

月光化作点点银粉穿过朦胧的夜色倾落入屋中。交织在一起的光与影轻柔的勾勒出面前人的模样。淡淡的银光坠入那对近在咫尺的银灰色眸子中,为其添了一点不太明显却又十分惹眼的诱人光晕。

“如果我说我是诺亚呢,你会怎么做?”亚连的声音穿过在空中留恋的银粉,平添了几分缥缈之感。

还能怎么做?神田心想,这样看着亚连,他就已经移不开眼睛了,怎么可能会想要放手。但这句话是不能说的。

白嫩的指尖轻轻碰触他胸前佩戴着的团徽。像是一片羽毛轻抚过他的心头。

神田知道亚连在暗示着什么。

“当初我说过,如果你变成了诺亚,我会亲手杀死你。所以你以为成为诺亚就可以解脱了吗?开什么玩笑!”他一把抓住了亚连的手,“即使你变成诺亚,我也不会放手的。教团不行,恶魔和诺亚更不可能!你还天真的以为我会放你离开吗?现在你后悔已经晚了!今生今世,你都别想逃走!”

亚连任由对方紧紧握着他的手,静静的听完这一段说不上是训斥还是告白的话。

屋中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两人四目相对,距离之近呼吸可闻。

其实两个人之间的这个距离,早就不用说什么多余的话了。两人都早已习惯了对方陪在身边。

“总是说我胡思乱想,优你不也是一样!”亚连勾起了嘴角,一扫刚刚的阴霾情绪,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答应过你的,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的,只要你不先离开。”说着,他微微探身,在对方微抿着的双唇上落在一吻。

这个吻一触即逝。

“那么,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优。”一吻过后,亚连在神田耳边轻声说道。

神田还没从亚连刚刚的“突然袭击”中回过神来,便听他来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刚要开口询问,便见亚连往他身上一靠。他下意识的抱住对方,才发现亚连已经陷入了昏迷。

与此同时,窗外风声突然凌厉起来。一块厚重的云遮住了月亮,房间立刻暗了几分。

神田双眉紧锁,目光如刀,猛地向房间一角扫去。

只听“刷”的一声轻响,不知何时飞进屋子的黑紫色蝴蝶被六幻斩为两段。

“怎么?不欢迎我吗?”缇奇笑着走进屋中。

神田没有说话,只是身上疯狂腾起的杀气清楚的告诉对方——你什么时候受过欢迎。

“还真是甜蜜呢!”缇奇的目光扫过被神田护在怀中的亚连,笑容更胜了几分。

“没让你们如愿还真是抱歉呢?”神田看了一眼一旁桌上那个装着马卡龙的精致纸盒,冷声说道。刚刚那一吻带来的甜味还停留在他的唇上。甜得有些发腻了,明明诺亚还真在面前,他还是走神想到。

“别冤枉我!这可是罗德出的主意。我只负责把少年带走。”缇奇上前两步与神田对视,“毕竟跟着我们他会更快乐的!”

回应他的是一道凌厉的刀光,六幻的刀锋离他的咽喉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他却还是满不在乎的笑着。

“你要是真的认为亚连会跟你走,就不用提前给他下麻醉药了。”神田握紧手中的圣洁。

“我都说了,这是罗德的主意。我只是负责执行而已。还真是锋利的武器啊!”他伸手拨了一下面前的刀尖,“可要小心啊!万一伤到你怀中的人可就不好了!毕竟你已经伤过他一次了。”

“只有你没有资格这么说,诺亚。”六幻从缇可的手掌中穿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也丝毫没有平息神田的怒火。

“好啦好啦!”缇奇举起了双手,“既然你没有把少年交给我的意思,那我就不多打扰了!毕竟吵到他睡觉就不好了!”说着,他往后退了两步,摆出了一副投降的姿势。

但神田却并没有因为对方表现出的退让而放低警惕,反而将亚连护得更紧了。

缇奇很快退出了房间。云散了,月光再次落入房间。

“今晚月色真美!”亚连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嗯。”神田应了一声,却没有去看月亮,转头看向亚连。

亚连靠在他的肩头,也正看着他。轻柔的光辉落入他的眼中,也没有遮住那个占满他眸子的影子。

他转头看向窗外,“我死而无憾!”(注)

他再回头看向亚连时,亚连已经垂下了眼帘,也看不出睡没睡着。

看着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也不揭穿他装睡的幼稚行为。毕竟能听到亚连亲口说出这句话,已经算是意外惊喜了。

 

注:关于“今晚月色真美”和“我死而无憾”的梗源于夏目漱石的一个翻译。详情请自行百度。这两句话大概是“我爱你”和“我也爱你”的委婉说法。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