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20(又名:完美星空)

20,屋顶上看星星(又名:完美星空)

窗户大敞着,看到一半的书和文件随意的散落在桌上,钢笔没有盖帽就被放回了一旁的笔筒中,而房间的主人却已不知所踪。冷风冲进屋子,极不温柔的掀起了书页,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啪啦”声。

神田看着桌上一堆被扔下的东西,微一挑眉,快步朝窗前走去。

当他伸手要关窗户时,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有人叫了他一声。

“优!”是亚连的声音。

他探身向窗外望去——没有人。

“不要管窗户了!快上来!”声音在他的上方响起。他微一蹙眉,抬手抓住窗框直接翻上了屋顶。

“快看!是流星!”他刚刚站稳,便听亚连催促道。

顺着亚连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颗明亮耀眼的星辰划过天幕。漫天星斗和它比起来立刻就逊色了几分。

流星停留的时间十分短暂,神田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这颗星辰的光芒,它就已经拖着长尾消失在了天际。

等等……拖着长尾?神田努力回想着刚刚星辰划过的样子。

“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它!”亚连在他身边坐下,仰望着星空。“还记得吗?去年咱们在德国也看到了流星……”

“你是去执行任务的,还是去游山玩水的?!”神田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你就只记得任务吗?!这么美的星空给你看还真是浪费!”亚连不满的撇了他一眼。

神田却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仍紧盯着星空出神。

今晚的星空的确很美。除了那颗十分惊艳的流星以外,群星璀璨也是十分夺目。神田一直觉得那个女孩走的那晚是他见过最美的星空。但现在看来,是他错了。那晚星空再美也没有现在所见的星空给他的那种震撼。就像是梦境一般……

他却没有在这美景上过多留恋。

“去年看到的那颗流星和今天的好像。”他轻声说着,坐到了亚连身边。

“还以为你没留意呢!”亚连笑道,“果然还是看了啊!”

神田看着亚连的眸子,那里面也闪烁着忽明忽暗的星辰,比天空中的要多上几分朦胧之感。

“怎么能不留意呢?毕竟是普通人一生只能见一次的星星。”一阵风掠过将他的声音带向远方。

亚连一怔,随即道,“不过是流星而已,怎么会只能见一次?”

他轻声一笑,道:“那是哈雷彗星,笨蛋豆芽菜!去年科学班还专门研究了它的运行轨迹……”

亚连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打断他道:“就是一颗星星而已。”

只是星星而已?他回握住对方有些冰凉的手,突然意识到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今天我看到的不会也是哈雷彗星吧?!”尽管亚连在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了,但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不应该问的……”亚连缓缓垂下了头,“你要没发现也许这个故事还能继续下去……”

神田瞳孔骤然一缩。他已经开始后悔点破这个“梦境的星空”了。

在他发愣的时候,亚连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苦笑着道,“被你识破了啊!”

“这是幻觉?是你圣洁的力量?”虽然后悔,但已经点破就没有了退路,索性就让他知道真相好了。

“可以算作幻觉啦!但我更愿意称之为‘愿望’!”亚连抬手指了指神田心脏的位置,“因为你心中期待着看到这样的星空,所以我就想满足你的愿望啊!因此这有了你今天晚上看到的夜空啊!只是没想到反而成了漏洞。”

神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接着黑光一闪,六幻已经架在了对方的颈间。

“你不是亚连!说!你到底是谁!”他双眸微眯,目光凝成一把利刃向他眼中刺去。

但对方却是对他充满杀气的目光恍如未闻,竟笑了笑,才开口道:“我是谁?我就是亚连啊!怎么?你想杀了我吗?”

神田也没有和他继续废话,手腕微动,六幻就向对方颈见斩去。而“亚连”竟然也不躲,任由六幻落在了他的咽喉上。

“第十四个!”六幻在他割断他脖子的前一瞬间停了下来。

“我更喜欢你叫我涅亚!”涅亚仍是笑着。只是那个笑容放在亚连的脸上有些怪异。“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并没有把亚连怎么样!把你带进‘愿望’的也不是我!”

听了他的话,神田不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将双眉锁的更紧了。六幻始终没有离开涅亚的颈间,而他整个人也如出鞘的六幻一般锋芒毕露。

“你先把圣洁放下吧!在这里我杀不了你,自然你也杀不了我!不如先听我把话说完,你在决定要不要试试!”涅亚挑眉道。

神田曾经说过,如果亚连变成诺亚,他会亲手杀了他。但现在,看着面前这个顶着亚连面容的诺亚,他却有些犹豫了。

“你说吧!”最终,他还是退了一步,六幻化为液体融入了他的掌心。

涅亚顶着他看了两秒,突然大笑了起来。

不过在神田再次释放圣洁之前,他还是停了下来。

“真是没想到!为杀戮而生的第二驱魔师居然喜欢这种安宁的生活!”涅亚看着他说道,“你就没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真实吗?最终战役教团大获全胜,虽然也有一些牺牲,但你在意的人都还活着。你自己还活着,即没被咎落,也耗尽寿命。你就不觉得,这完美的简直不像现实吗?”

不出所料的看到神田强作镇定的模样,涅亚笑着继续说道,“最终战役的结束的时候,被隐藏的存在在你附近自爆。那个距离,你觉得你有生还的可能吗?的确,亚连是有心之圣洁,但心之圣洁也不能让人起死回生……”

“你就没想过……这一切,这完美的一切只是你的一场梦吗?”涅亚的声音低沉婉转。声线还是亚连的声线没有变,但听上去却是与亚连天差地别。

“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相信你的话?诺亚!”神田双眉一挑,将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诺亚。而你是驱魔师。但你也别忘了,我还是亚连。”涅亚看着神田的双眼,妄图从中找到哪怕一丝的动摇。但是没有。似乎“亚连是诺亚”这个事实已经无法在神田心中掀起丝毫波澜。

“我不是说亚连是诺亚,而是说我是亚连。你以为亚连已经彻底的摆托了我,然而他从没有真正做到。”涅亚继续道,“在最终战役之后,你昏迷了三天,亚连比你还多睡了四天。当时你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你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一直醒着。当时教团的人认为他的昏迷是因为诺亚因子的分离。他醒来之后,看到你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回来了’。是他从离开教团的那天开始就想要对你说,但最终也没说出口的。”

“听了这些,你还认为我所说的都是假的吗?”

神田没有答话。涅亚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至少是他所知道的事实。他找不到理由反驳对方,但也并没有相信他。

“还是不信?你就没有想过,亚连之前消失是去了哪里,或是想要去哪里?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利用心之圣洁创造出来的。既是你的梦境,也是他的梦境。你在这里所见到的‘亚连·沃克’全部都是真实的。他为了你,一直留在这里,抛下真实世界不管,透支自己的生命来维持你的愿望。但终究还是有疏漏的地方,就比如刚刚那个可笑的‘哈雷彗星’……”

“够了!”

“还有你以为教团真的会放任一个‘前诺亚’拥有心之圣洁吗?他们才不会让这种东西留在……”

“我说,够了!”他直接吼道。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不应该相信的。他现在身处幻境当中,所看到所听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他本应该这样认为的。

“黑色教团已经不存在了。所谓的驱魔师已经成为了过去。你们都天真的以为只有失去心之圣洁圣战才会结束。难道没想过如果所有的驱魔师都阵亡了,结果也是一样吗?”

六幻直接贯穿了涅亚的胸膛。

“还不闭嘴吗?!”神田握着圣洁的手微微颤抖着,但眼中的杀意却是没有丝毫减弱。

“想要杀了我吗?”涅亚看了看刺入胸口的利刃,竟然笑了,“还是说你想要杀了亚连——新一任的千年伯爵?”

听到最后四个字,神田的身体猛地一颤,六幻险些脱手。他一直避免去想那最坏的结果,但最终对方还是轻易的将他推入深渊。

失败了吗……一切的努力都还是白费了吗……也对……他的愿望……他所期望着世界……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还在留恋这里吗?早知如此何必说破呢?”涅亚完全无视了威胁着他生命的利刃,突然上前一步抓住神田颤抖着的双手。“赶快再看一眼这里吧!这么完美的星空马上就要永远的消失了!”

他话音未落,暗棕色的斑纹便从他胸前的蔓延开来,诺亚因子迅速侵蚀着“亚连”白皙的皮肤。

“这‘完美世界’将会从你最珍视的部分开始崩坏。”涅亚看着自己已经变为诺亚肤色的双手,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比起自己的生命和驱魔师的使命,你更在意亚连啊!”

紧接着,六幻化为黑色的液体从他手中滑落。剧烈的疼痛从手臂处开始蔓延,像是将灵魂一点点的从身体中剥离。但咎落带来的痛苦却不如看着“亚连”一点点的变为诺亚让他感到绝望。

和看着最珍视的东西一点点被毁掉比死亡要更加可怕。他身体一晃,摔倒在了地上。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但他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头看向“亚连”。尽管对方已经变为了诺亚,他还是想再多看对方一眼。

他不后悔打破这个完美的梦境。比起虚假的完美,他宁愿要真实的痛苦。尽管真的很疼。圣战结束后这一切的美好都像是吹出的晶莹剔透的泡泡,引诱着人去抓,但一旦你伸手结局就是注定的悲剧。

亚连……也许成为千年伯爵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你能快乐……

“优!”在他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想看一眼来人的模样,黑暗却已将他彻底吞噬。

“优!你醒醒啊!神田优!”

黑暗迅速的散去,感觉在逐渐回体。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身边焦急的呼唤着他的亚连。

他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正躺在屋前的草坪上。头顶浑浊的天幕上挂着几颗稀疏的星辰。比起刚刚看到的繁星满天,这更像是被工业革命破坏过的天际的模样。

只是……

他微一侧头,便对上了亚连满是担忧和不安的眸子。

这真的不是另一场“真实”的梦境吗?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