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9

19,离家出走

要说黑色教团里最无聊的部门,绝对要数警备班了。

杰克看了看手中一片空白的表格,叹了口气。

警备班主要负责大门和水路等出入口的守卫。在获得方舟之后,就又多了一向任务——协助科学班管理方舟之门的使用。而杰克就是今天负责记录大厅处方舟使用情况的人员。

这是一个清闲到无聊的工作。因为按教团上层的指示,方舟并不作为主要交通工具使用。一般除了教团的特殊命令,只有在团员遇到生命危险等极特殊情况时才被允许使用方舟。而执勤人员就是负责记录并核查方舟的使用情况。

杰克手中的表上就写着今天计划使用方舟的情况——一次也没有。也就是说,不出意外他就要在这里一直呆站到晚上了。想起早晨吉米还向自己炫耀又见到了一个漂亮的驱魔师,杰克不禁感到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没被分到探索班吗?

他正这样想着,地上突然泛起一圈圈金色的光纹,空中金色的光点开始汇聚。

这是……有人打开了方舟之门?!也就是说他马上就能见到驱魔师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激动起来,眼睛紧紧盯着那道渐渐清晰起来的方舟之门。

从方舟之门建立到完成传送有几秒钟的间隙,借着这个空隙杰克扫了一眼门上浮现出的定位数字。不是常用的定位数字,可能是新建起的连接……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这意味着什么,打开方舟之门的人已经出现在了大厅中。

看到来人略显单薄的身影,杰克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沃克大人……”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驱魔师元帅,杰克突然觉得此生无憾了。

但他马上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匆匆上前道,“出了什么事吗?您有没有受伤?”

他会这么问也并不奇怪。现在亚连的样子绝对可以用狼狈来形容了。衣服和头发上沾满了灰尘,团服上有几处不太明显的破损。虽然除了脸上的一点擦伤以外看不到其他伤,但能把一位元帅逼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相当严重的事态了。

杰克也顾不上感叹,赶忙上前询问。

“没出什么事。我也没受伤。就是出了点小意外。”亚连笑着掸了掸衣服上的灰,说道。

这还是小事?杰克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难道元帅的工作这么危险?

“我真的没事!”亚连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但也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便转移话题道,“你是今天负责记录方舟使用的人?”

“是的,沃克大人。”被亚连一提醒,他也想起了还有正事要办。“请您告诉我,您打开方舟的地点。我需要记录。”

“马帝尔。”不知道是不是杰克的错觉,在说这话时亚连的声音低沉了几分,脸色也不太好看。但还没等他再观察,亚连便又露出了笑容。

“方舟的事我会向教团汇报的。一会儿要是有人找我,就告诉他们去休息室找我。”说完,也不等杰克回答亚连便快步离开了。

杰克还没从亚连的离开中回过神来,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今天可能是他有生之年见到驱魔师最多的一天。在那个听说亚连去了马帝尔脸都白了的女性驱魔师走了之后,杰克感叹道。但是,马帝尔到底是哪里?令那些驱魔师闻之色变的地方究竟有多恐怖啊!

教团的普通成员对于马帝尔一无所知,但对于拉比李娜利等人来说马帝尔是个让他们很难忘却的地方——那是阿尔玛的长眠之地。

在李娜利推门走进休息室时,拉比正坐在亚连身边,拍着亚连肩膀笑着。

“哎呀!没见到你灰尘满面的样子还真是遗憾啊!”

“没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还真是抱歉啊!”亚连拿起一块饼干,狠狠咬了一口。

李娜利上下打量了一下亚连,见对方神情如常,开口问道:“亚连你真的去了马帝尔?”

“是啊。”亚连端杯子喝了一口茶,问道,“怎么了?”

“你跑到那里去干什么?”李娜利双眉微蹙,担忧的看向亚连。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优,我也不知道他没事干跑到那里去干什么。”亚连耸了耸肩道。    “所以你是跑去马帝尔找神田的,然后碰了一身灰回来?”拉比有些诧异的问道,“也就是说,神田离家出走跑去了马帝尔?”

“也不能算离家出走吧……就是出去走走,和我说了。”亚连觉得“离家出走”这个有些孩子气的词不太适合神田。

“所以,你们吵架了?”李娜利问道。

“这个……也不能算是吵架吧……”亚连回想了一下神田走之前两人的对话,苦笑着说道。

 

“所以,你是真的打算参加那个实验啦?”神田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们还需要对心之圣洁的了解,实验是不可避免的。”亚连没受他目光的影响,继续看着手中的报告。

神田目光微凝,“教团的实验方法你不知道吗?还是说你还是认为如果没有心之圣洁,恶魔就不会出现了?”

“库姆堡的恶魔出现很有可能就是受了心之圣洁的影响……”亚连放下了手中的报告。

“是受了圣洁的影响!”神田直接打断了他,“。心之圣洁苏醒前恶魔也照样杀人,照样有些是你阻止不了的。难道你还指望着心之圣洁能够起死回生不成?!”

“我当然不指望心之圣洁能够起死回生。但就像当初是我引来千年伯爵一样,现在你也不能否认伊森父母的死有我的原因!”亚连猛然站起身,与他对视。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紧接着就是一片沉默。

神田率先转身向外走去。

“你真的决定了?”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开口道。

“是。”亚连应了一声,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那我出去一趟。”留下这句话,神田便出了门。

亚连也没有拦着他,现在两人都需要冷静一下。

 

“你也不用一脸担忧的样子,李娜利。他们之前不是经常吵架吗?没有打起来已经很稀奇了……”拉比笑着安慰李娜利道,接着又将目光转向亚连,“没打起来吧?”

亚连扯动了两下嘴角,在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之后,放弃了。

“没打起来。”但比打起来还要糟糕。亚连脑中再次浮现出那个金发女孩的影子。

李娜利看了眼拉比,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亚连,欲言又止。她知道拉比是在有意转移话题,让她不再追问亚连这件事。大概是这其中有些东西是他们不想让她知道的,或者是她不该知道的。

 其实,不想让她知道的和她不该知道的事情应该属于一类——教团中那些见不得人的实验。而这个实验一旦和马帝尔联系起来……

“这事儿跟阿尔玛有关系吗?”拉比突然开口问道。

李娜利一惊,睁大眼睛看着拉比。

亚连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拉比哈哈一笑,道:“你要是真的介意就直接去问神田吧!就这样逃跑可不是你的风格!”说着,他对李娜利使了个眼色。

“去餐厅吃点东西吗,亚连?”李娜利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向亚连问道。

 

神田推门走进休息室时,亚连正在往面前的汤里加着胡椒粉。

“吃饭了吗?”亚连目光一直沉在汤里,头也不抬的说道。

神田走到他对面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除了亚连面前的一碗汤以外,就是一份荞麦面和一盘天妇罗,他微一挑眉,开口道,“你……”

“给你留了一碗面。”亚连将那份荞麦面推到他面前,打断了他的话。

神田瞥了一眼面前的面,再次开口道,“我今天……”

“还有天妇罗!”亚连再次打断他,将那盘天妇罗也推给了他。

神田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亚连这才缓缓将目光从汤中收了出来,抬起头看向他。

神田看着自己的身影充满了对方鸽灰色的眸子。大概是他的错觉,他带些愤怒的目光落到对方眼中无故的柔和了几分。

“你答应了她什么?”亚连开口问道。

神田一愣。

“她是第二驱魔师吧!我之前听说那个实验还在进行。只是一直没传出什么成功的消息……”亚连微微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从教团中跑出来的……是因为不是适合者吗?”

“你都知道。那你跑什么?”神田没表现出多少惊讶,看上去也不怎么在意他的推论,反而直接问道。

“我……”亚连想起那个金发女孩躺在神田怀中的样子,有些说不出话了。

 

马帝尔被称为被神遗弃的土地。在五百年前人们离开之后,生机便在这片土地上彻底绝迹。至少,在公开的历史上是这样记载的。

“晴朗的天空……碧蓝的大海……”少女的歌声断断续续的响起。因为声音过于沙哑,歌声听起来没有一丝美感,反倒是向临死前的哀鸣。女孩站在废弃已久的广场上,她的金发成了这一片荒芜中的最后一点亮色。

“不要唱了!”神田皱着眉打断了她。

女孩缓缓转过头,看向他。原本蒙着一层灰翳的眸子在看到他的瞬间亮了一下,像是最后跳动了一下的烛火,很快便暗了下去。

“我听说过的……在马帝尔唱歌的创造奇迹的人偶……”女孩扯动了两下嘴角,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在这一笑之后,她像是被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向地面上坠去。

创造奇迹的是圣洁才对。神田嘴唇微动,到底没把这句残忍的话说出来。他快步上前扶住了女孩的身体。

女孩靠着神田的肩膀,低声喃喃道,“我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了……”

“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在女孩微微睁大的双眸的注视下,神田手腕一翻六幻在他掌中一闪而过,利刃划过手腕,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这是第二驱魔师的力量吗……”女孩看着送到她嘴边的血液,轻抿了下嘴唇。。

神田看着女孩发愣的样子,冷声道,“不要说话了!要是还有力气的话就祈祷我的血还有用吧!”

女孩听话张开嘴,用双唇覆盖住了神田腕上的伤口,缓慢的吞咽着血液。

诚然两人都很清楚这个办法已经延长不了多少时间了。女孩的寿命随时都会走向尽头。所谓绝望中的最后一点希望,就是能在最后完成女孩的愿望——看一眼天上的星星。

这个女孩应该算是第二驱魔师。或者说是失败的人造驱魔师。不光没有能成为适合者,甚至因为器官衰竭连活下去都成了问题。神田很难相信这样一个脆弱的女孩居然能从教团中成功出逃。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帮着这个女孩藏在了这里,还承诺帮她实现最后的愿望。

也许,就像她所相信的一样,马帝尔的奇迹还没有消失。

距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神田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眼怀中的女孩。女孩已经没有了与他初见时甜美的笑容。即使当时处境如此糟糕,女孩还是笑着。那个笑容与他记忆中,或者说幻象中所看到的那人的笑容如此相像。像是一缕金色的阳光,但却最终在黑暗中悄然消散。

他正这样想着,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

他将女孩放下,毫不犹豫的朝声响的方向冲了过去。而来人的反应也是极快,他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那人就已经消失在了附近的建筑物中。

他停下脚步,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迈步追了上去。

废弃的建筑物是绝佳的藏身地点。如果在略微熟悉一点地形,那么他追到人的几率就十分渺茫了。

但是……他看着面前地面上的大坑愣了愣。不会是对方慌不择路掉下去的吧……

他借着阳光朝下望了望。大概是因为建筑物年久失修所以发生了塌陷,地面下是个不大的地下室,一眼便能看到底。这点高度应该还不至于摔伤。

他略松了一口气,朝下面喊了一声。

“豆芽菜!”

不出他所料没人应答。他跳下去看了看——没有人。地下室唯一的出口是一扇被封死的门。

他没有追上对方。在他意识到这一点时,才想起了那个被他“扔下”的小女孩。他再次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地下室,便返回了广场。

 

亚连承认当时他的确是慌不择路的掉进了那个地下室。在地下室里一时没找到出口,他索性就直接开启了方舟之门回了教团。现在想来,他当时为什么要跑,真是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因为那个女孩是人造驱魔师?因为他们之前发生争执就是关于教团的实验,而那个女孩恰巧就是实验品?

“她……怎么样了?”亚连有些生硬的转移着话题。

“我答应她让她看到星空。之前为了躲避教团的追捕必须藏身在地下,所以看到星星是她最后的愿望。”神田缓缓坐下,“最后,帮她实现了。”

他没有提女孩的结局。但其实结局已经不言而喻了。

即使没有明说这个沉重的话题,两人也是不可避免的一阵沉默。

“我们不是救赎者,是杀戮者。”亚连率先开口道,“这是你在拉拉消失之后所说的话。”

“你当时说,即使如此,也要做个救人的杀戮者。”神田挑眉道,“怎么?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啦?”

“虽然发生了许多尽全力也无法挽回的事情,但我并不后悔。因为努力过,所以不会感到遗憾。”不同于拉拉消失时的悲伤,说这话时亚连的双眸仿佛落入了万千星辰,在浓重的黑暗也无法使他的光芒暗淡分毫。

“所以,你还是坚持那个实验?”神田明白他的话有所指,问道。但对方却给出了出乎他意料的答案。

“不。”亚连一笑,“正如我当时所说,用牺牲换来的胜利实在是太可悲了!这个实验注定会制造出更多的悲剧,造成更大的牺牲。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神田盯着他看了两秒,像是不太敢相信对方的话一般。

“好了!正事说完了!吃饭吧!”亚连将一双筷子递给了他。

神田有些迟疑的接过筷子,夹了一口荞麦面放入口中。

“忘了说,我刚刚往里面加了一点芥末。”亚连笑着开口道。

神田勉强将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压低声音问道,“一点?”

“你要是在两个小时前回来的话,的确是一点。但现在……”亚连认真的指了指一旁的空瓶子,“可能要比一点再多一点。”

像是没看到对方难看的脸色一般,亚连继续道,“作为你离家出走,擅自去见那个漂亮小女孩的惩罚,”他指了指对方面前的那碗荞麦面,“这个,请全部吃掉!”

“所以说,你还是吃了那个小女孩的醋?”神田问道。

“不管你怎么说,荞麦面是逃不了的!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吗?”亚连仍然微笑着。

神田看了看荞麦面,又看了看亚连,道:“所以你是因为我喜欢荞麦面,所以留给我吃的,是吗?”

亚连略微思考了一下,没发现什么问题,便道,“是啊!”

神田放下手中的筷子,直视对方的双眼。

亚连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目光有些躲闪。

“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的。相比于荞麦面,我更喜欢……”

“回家吧!”亚连已经猜到了对方要说什么,在神田说出最后一个字时,猛地打断了他。

“你不想吃的话,就回家吧!”他边说着边迅速起身,快步向门口处出走去。

不过最后没能如亚连所愿,当天晚上两人在教团过了一夜。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亚连表示有私人休息室不是什么好事。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