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8(完整版)

18,接对方回家

灰蒙蒙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白点。

又下雪了!

这是他来到小镇上下的第二场雪。与昨天下雪时人们欢呼雀跃截然不同,这场雪的到来为突然间萧索起来的镇子添了几分肃杀。那些原本随处可见的彩球和铃铛也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家家门窗紧闭,路上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匆,丝毫没有了过圣诞节的欢乐气氛。

在第一片雪花落地之前,他拉着男孩的手回到了小镇的广场上。

路上仅有的几个行人看到他都稍稍停下了脚步。毕竟在这寒冬中还只穿着一件单衣的人实在少见。他不管路人投来的怪异目光,拉着身旁的男孩向广场南面的一栋房子走去。

没走两步,男孩突然挣脱了他的手朝那个房子跑去。

他停下脚步,看着男孩跑到门前拍着门大叫,之后被人领进了屋中。

直到男孩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他才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喂!”他身后传来一声呼喊。

他转身一看,便发现那个房子的门开了一道小缝,男孩抱着一件厚重的衣服从门后探出身子,望着他。

他嘴角微微上扬,却是冲男孩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

他刚放下手,便感到肩上一沉,回头便撞见了神田漆黑的眸子。

“在等着变成冰冻豆芽菜吗?”神田撑起一把伞,挡住落在亚连头上的雪花,冷声道。

“离冻住还远着呢!”亚连边穿对方披在他身上的毛呢大衣,边笑着问道,“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神田伸手抚掉了粘在亚连头发上的雪花,沉声说道。

“嗯。回家。”亚连往神田身边靠了靠,低声应到。

神田转头看向那栋房子时,男孩已经躲进了屋子。

 

三个月后

“伊森,广场上有小丑表演,你不去看看吗?”

坐在餐桌边的小男孩抬起头,将目光转向正在收拾餐具的青年。

金发青年冲他温和的笑了笑,蓝宝石般的眸子闪动着柔和的光芒,让人不自觉的沉溺其中。但伊森在对上他的眼睛时,却如碰芒刺般的移开了目光。

“我去看看!”他低声嘟囔了一句便埋头跑了出去。

他跑到广场时,不大的广场已经聚满了人。他在外围,远远便看到广场中央那个被一大群孩子围在中间的小丑。小丑穿着略显笨重的服装,但动作却灵活非常。只见他踩在巨大的红色彩球上,不断做出绝大多数人站在平地都做不出的高难动作。同时他手中抛掷的彩球还在不断增加。每增加一个,身旁那些孩子就会发出一声欢呼,甚至连一些大人都跟着叫起好来。

站在人群中,周围满是笑声欢呼声,他却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伊森?你来啦?!靠近一点看的清楚!”在他要走的时候,站在他前面的中年大叔看到了他,笑着给他让了一个位置。

他不想辜负对方的好意,只好上前一步。却不料因为大叔的话,前面的人也给他让了一步。就这样一步又一步,竟将他让到了小丑的面前。

他本来是无心看小丑表演的,但既然来到跟前也就抬头看了一眼。而他这一抬头便看到小丑也正看着他,还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小丑脸上夸张的妆容不但没有让他显得滑稽,反而为这个笑容增加了几分光彩。他看着小丑,不由自主的愣住了。直到小丑跑到空中的彩球突然爆开发出“啪”的一声,他才反应过来。

彩球在空中爆开化为了翩然落下的彩色纸片。小丑轻盈的跳下彩球,在一片彩色中对观众鞠躬致意。在身边的孩子抢纸片的时候,他转身要走却被一人轻轻拉住了。

他缓缓转过身便看到小丑将一个印着雪花图案的冰蓝色小球递到了他的面前。他疑惑的看向小丑,当他的目光触到对方左眼上方的红色五星图案时,身体骤然一僵。

小丑冲他一笑。他一把抓过那个彩球,跌跌撞撞的跑了。

他紧紧攥着那颗球,一口气跑出了广场。跑到岔路口时,他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通向镇外湖边的路。

当他走到湖边时,一个白发青年正坐在湖边用湖水洗脸。

“你不要命了吗?!怎么还敢靠近这里!”他被吓了一跳,大叫着跑过去拉那个青年。

“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个湖而已。”他笑着揉了揉伊森的头发。

“那个东西又出现了吗?”伊森松开了他,抬起头,眸子中满是恐惧。

“你是说恶魔啊……”亚连微微一笑,“可能吧!”

“什么叫可能啊!”伊森怒道,“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

“怎么?你打算逃跑了?”亚连微微挑眉道。

“才不是!”男孩大叫着涨红了脸,“我只是想知道……”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微不可闻了。

“知道什么?”亚连问道。

“知道我会不会害死温斯里叔叔!”男孩的眼中闪烁着泪光,但声音却依旧清晰。

亚连没有再说话,轻轻将对方拥入怀中。

然而,伊森仍想要知道答案。虽然这个怀抱很温暖,温暖的让他想哭。

“你也不知道吗?”他眨了眨眼睛,希望以这种方式阻止眼泪落下,小声问道,“是不是只要我离开,恶魔就不会再来了?”

“你想要离开吗,在知道有人等着你回家的情况下?”亚连缓缓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有人等着你回家……这句话他在三个月之前那一天也听过,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是面前这个人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那天是圣诞节,也许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个圣诞节。

 

“还是没有找到……屋子里一片狼藉,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要不然我们再去后山找找?”

“那孩子说,他看到了怪物。会不会是有野兽跑到镇上来了?”

“不会吧?!伊森还是个孩子,说不定是吓坏了,不能太当真!”

那天是平安夜,可等待着小镇上居民的不是丰盛的圣诞晚餐,而是一个噩耗——伍德夫妇的离奇失踪。惊慌失措的伊森披着邻居送给他的毯子站在广场上,听着小镇居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件事。

人们似乎已经料到了伍德夫妇的结局,但没有人愿意相信。

“我在伦敦的时候曾经听人说起过一种怪物——叫做恶魔。”一个高个子青年突然开口说道。

“恶魔?你在说童话故事吗?”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随即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伊森静静的站在原地,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真的回不来了。他不确定袭击他们的是不是那青年口中说的恶魔,但那些突然冲进他家杀死他父母的怪物的确应当被称为恶魔。

他这样想着,突然听到身后的小巷里有响动。他缓缓转过头,便看到小巷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扭曲的黑影。

他张开嘴想要大叫,但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身体也不能动了,只能看着那个黑影慢慢变得清晰,一点点向他靠近。

未知的恐惧往往是最致命的。

在那道黑影马上就要走出小巷时,一抹白光突然闪过。那道白光虽然只停留了短短一瞬,但却十分耀眼。等白光散去后,那个扭曲的黑影已经消失了。

如果不是他好奇心作祟,不怕死的跑去小巷看了一眼,他与这个驱魔师的故事本该就此结束,他本可以不用知道那些残忍的事实的,也本可以不说那些残忍的话。

 

“怪物!你和那些怪物有什么区别?!”伊森突然大叫道,“说什么圣洁!说什么适合者!要是你不出现也不会变成这样!”他向后退了两步,眼中满是愤怒与疯狂。“要是你不出现……我的父母也不会死!”

这句话说出后,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终究还是说出了最伤人的话,对这个应该算是他救命恩人的驱魔师。

 但那又怎样!他转身拼命地跑,仿佛下一秒钟那个温和的青年就会变成那些面目狰狞的恶魔一般。

被神所选中的人又怎样!他才不稀罕什么圣洁!才不是他害死了父母!他不顾一切的向前跑去。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但他却根本没有察觉,他只想离那个小镇再远一点,离真相再远一点。

但他终究是身处现实之中。在一口气冲入后山之后,他很快就跑不动了。但他还不想停下,仍穿着粗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

快速的奔跑使他有些筋疲力尽了,脑中那个向前跑的念头还在跳动着,但他的神情却有些恍惚了。

直到脚下传来“咔嚓”一声,他才意识到自己跑到了哪里。湖面的冰封在他脚下开裂。

他听到背后有人大声呼唤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回头去看。

他也许就走到这里了……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他闭上眼睛,任由冰冷刺骨的湖水将他吞噬。恍惚中,他感觉有人抱住了他,将他向水面上送。

 

“什么还没联络上?是联络器的问题吗?不管怎样,必须在天亮之前联系上他!”

神田走进办公室时,考姆伊正在对着电话大喊大叫。

他没有说话,将手里的任务报告扔到了办公桌的文件堆上便转身往外走。

“等等!神田!”看到他要走,考姆伊连忙放下电话叫住了他。

“怎么了?”神田双眉一挑,目光凌厉如刀,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六幻的架势。

考姆伊被他看得一愣,连忙道,“没……没事了!”

神田转身接着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脚步。

“没联系上亚连。”本来应该是疑问句,但被他冰冷的语气给生生压成了陈述句。

“是啊。本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在哪的……”考姆伊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安慰道,“不过毕竟都是元帅了,不用太担心的。”

“castle combe。”神田甩下一句话便出了门。

“什么?”考姆伊追问道。

“亚连在库姆堡。你可以联络那里的探索班。”神田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传来。

神田推开门,屋子里一片黑暗。

“我回来了。”他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随后才想起这里没有人会笑着对他说“欢迎回家”。

他关上门,在屋里坐了下来。房间中一片死寂。记得不久之前,他还是很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的,但现在他却觉得屋子里安静的让他有些烦躁。

还是去趟库姆堡吧!指望教团那些人还不如指望神的眷顾!他这样想着出了门。

 

伊森再次清醒时,落入湖中的那种冰冷的窒息感已经消失了。他睁开眼睛,便看到墨蓝色的天幕。略微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正仰面躺在草地上,身上盖着一件厚重的外衣。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一时间他不知道该遗憾还是该庆幸。

“你醒啦!冷不冷?”清亮的声音在他身边不远处响起。

他顺着声音看去,便见那个白发驱魔师坐在一旁用树枝挑动着面前的火堆。看着对方浑身湿透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救了他命的人是谁。他盯着亚连身上那件被水打成半透明的白衬衫看了两秒,猛地坐起身,抓起他身上盖着的外衣看。

果然是亚连的团服外套。

“为什么要救我……”伊森抓着亚连的团服外套呆坐在一边,双眼无神,喃喃自语道,“这样都不肯放过我吗……”

亚连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往火堆中加了些柴火。毕竟是在野外,找不要太干的柴火,所以火也烧的不旺,散发出的热量也很有限。但坐在火边的伊森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

正在这时一个拳头大小的玻璃容器从亚连的衣服中掉出。伊森伸手捡起。那个容器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里面装的东西十分奇特——一个金黄色的光团?

而这个容器不光会发光,似乎还会发热,伊森捧着这个容器觉得身体暖洋洋的。仿佛自己正沐浴在初春的阳光下,而不是深处寒冬之中。

这显然不是什么寻常的东西。伊森很快将容器塞回了外衣中,然后将外衣递给一旁的亚连。他并非不贪恋这种温暖,但他已经不能再欠对方什么了。

“你先拿着吧!毕竟是属于你的圣洁!”亚连冲他微微一笑,将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圣洁?原来这就是圣洁……和会引来恶魔的东西……

他再次将那个容器捧在手中,觉得不如刚刚温暖了。

“你把这个给我,是想说我已经逃不掉了吗?”他开口问道,声音有些干涩。

亚连脱下身上的衬衣,拧干之后搭在一旁的树枝上,才开口道:“不能算逃不掉。因为你还没有加入教团啊!”

“我还有选择吗?”他干笑了两声,“你这么拼命救我不就是想把我带回教团吗?!”他的低垂着眼帘,似乎是不敢看向对方。

“你还可以选择不加入教团,不做驱魔师。”亚连看着伊森,正色道。

“可是我……”

“我拜托朋友去伦敦请你的叔叔温斯里,之后他会来这里照顾你。”亚连打断他道,“而且,我拼命是为了救你,不是把你带回教团。你还没到必须走上这条路的时候。”

“原来教团也没我想象的那么恐怖啊!”伊森看着火堆轻声将话题转移了,“我还以为你会为了那个教团连命都不要了呢!”

“还不能就这样豁出性命啊,因为还有人在等着我回家。”亚连抬头看向天空。不知道神田看到自己通过魔偶留给他的讯息时会不会直接拔刀将魔偶斩了。想到神田,他的嘴角不自觉向上一挑。

“你很快也会明白的,有人在等你回家的感觉。因为有人在等你回家,所以不能轻易豁出性命”

不知是不是火光映衬得,伊森觉得那一瞬间亚连的眼睛亮若星辰。

“当驱魔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但也没你想的那么恐怖!”亚连说着站了起来,向树林中走去。

伊森望着他有些单薄的背影,抱着装圣洁的容器,欲言又止。

要是想要逃跑,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他静静地听着不远处树林中响起的“沙沙”声,不知怎么的竟生不出一点逃跑的念头。

也对,跑去哪里啊……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吗?

他正想着,亚连却已经回来了。与离开时不同,他身上多了一件短款的外套,手上多了两个苹果。从衣服上的标记来看,应该也是那个教团的团服。

“吃吗?”亚连将其中一个苹果递给他。苹果上还占着水珠,似乎是刚洗过的。

“你去干什么了?”伊森接过苹果,低声道。

“见了个朋友,顺便解决了一点小问题。”如果恶魔也算是小问题的话。亚连咬了一口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

“天快亮了!我们回去吧!”亚连看了一眼低头盯着苹果的伊森,又朝东边的天际望了望,说道。

伊森点了点头。

 

“我是不是应该也当个驱魔师,为父母报仇呢?”回程的路上,伊森突然咬了一口苹果,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这要你自己做决定。”亚连说道,“如果你想听我的建议,那么就等等看吧!看看愿意等你回家的人,看看你现在拥有的一切!之后再决定也不迟!”

伊森看了看身上的团服外套,点了点头。

最后,在回到小镇之前,那个苹果吃完了,伊森将团服与装圣洁的容器一并递给了亚连,无声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所以,你现在想好了吗?”亚连的问话将伊森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虽然我想成为驱魔师,但我不打算离开这里。”伊森说道。

“你想要成为驱魔师?”亚连有些意外。他料到对方最终会留在这里,但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对驱魔师有些反感的孩子竟想要成为驱魔师。

“怎么不可以吗?”看到亚连怀疑的眼光,原本表现的有些拘谨的伊森到是大声反问道,“你嘴上说着驱魔师很辛苦,但还是成为了驱魔师,为什么我不行?”

“我只是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家而已。”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明显的弱了下来。

“不离开,也很好啊!”亚连笑着说道。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在湖边静静的坐了一会儿之后,伊森起身离开。

“谢谢你……抱歉了!”他轻声说出最后三个字,便转身跑了。

亚连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

“你来啦!回去吗?”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亚连站起身问道。

“回去吧!”



这一题写的有点长了,拖得时间也有点久。还是要感谢大家愿意看完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