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8(中)

“你是说恶魔啊……”亚连微微一笑,“可能吧!”

“什么叫可能啊!”伊森怒道,“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

“怎么?你打算逃跑了?”亚连微微挑眉道。

“才不是!”男孩大叫着涨红了脸,“我只是想知道……”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微不可闻了。

“知道什么?”亚连问道。

“知道我会不会害死温斯里叔叔!”男孩的眼中闪烁着泪光,但声音却依旧清晰。

亚连没有再说话,轻轻将对方拥入怀中。

然而,伊森仍想要知道答案。虽然这个怀抱很温暖,温暖的让他想哭。

“你也不知道吗?”他眨了眨眼睛,希望以这种方式阻止眼泪落下,小声问道,“是不是只要我离开,恶魔就不会再来了?”

“你想要离开吗,在知道有人等着你回家的情况下?”亚连缓缓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有人等着你回家……这句话他在三个月之前那一天也听过,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是面前这个人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那天是圣诞节,也许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个圣诞节。

“还是没有找到……屋子里一片狼藉,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要不然我们再去后山找找?”

“那孩子说,他看到了怪物。会不会是有野兽跑到镇上来了?”

“不会吧?!伊森还是个孩子,说不定是吓坏了,不能太当真!”

那天是平安夜,可等待着小镇上居民的不是丰盛的圣诞晚餐,而是一个噩耗——伍德夫妇的离奇失踪。惊慌失措的伊森披着邻居送给他的毯子站在广场上,听着小镇居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件事。

人们似乎已经料到了伍德夫妇的结局,但没有人愿意相信。

“我在伦敦的时候曾经听人说起过一种怪物——叫做恶魔。”一个高个子青年突然开口说道。

“恶魔?你在说童话故事吗?”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随即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伊森静静的站在原地,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真的回不来了。他不确定袭击他们的是不是那青年口中说的恶魔,但那些突然冲进他家杀死他父母的怪物的确应当被称为恶魔。

他这样想着,突然听到身后的小巷里有响动。他缓缓转过头,便看到小巷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扭曲的黑影。

他张开嘴想要大叫,但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身体也不能动了,只能看着那个黑影慢慢变得清晰,一点点向他靠近。

未知的恐惧往往是最致命的。

在那道黑影马上就要走出小巷时,一抹白光突然闪过。那道白光虽然只停留了短短一瞬,但却十分耀眼。等白光散去后,那个扭曲的黑影已经消失了。

如果不是他好奇心作祟,不怕死的跑去小巷看了一眼,他与这个驱魔师的故事本该就此结束,他本可以不用知道那些残忍的事实的,也本可以不说那些残忍的话。

 

“怪物!你和那些怪物有什么区别?!”伊森突然大叫道,“说什么圣洁!说什么适合者!要是你不出现也不会变成这样!”他向后退了两步,眼中满是愤怒与疯狂。“要是你不出现……我的父母也不会死!”

这句话说出后,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终究还是说出了最伤人的话,对这个应该算是他救命恩人的驱魔师。

 但那又怎样!他转身拼命地跑,仿佛下一秒钟那个温和的青年就会变成那些面目狰狞的恶魔一般。

被神所选中的人又怎样!他才不稀罕什么圣洁!才不是他害死了父母!他不顾一切的向前跑去。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但他却根本没有察觉,他只想离那个小镇再远一点,离真相再远一点。

但他终究是身处现实之中。在一口气冲入后山之后,他很快就跑不动了。但他还不想停下,仍穿着粗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

快速的奔跑使他有些筋疲力尽了,脑中那个向前跑的念头还在跳动着,但他的神情却有些恍惚了。

直到脚下传来“咔嚓”一声,他才意识到自己跑到了哪里。湖面的冰封在他脚下开裂。

他听到背后有人大声呼唤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回头去看。

他也许就走到这里了……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他闭上眼睛,任由冰冷刺骨的湖水将他吞噬。恍惚中,他感觉有人抱住了他,将他向水面上送。

 

“什么还没联络上?是联络器的问题吗?不管怎样,必须在天亮之前联系上他!”

神田走进办公室时,考姆伊正在对着电话大喊大叫。

他没有说话,将手里的任务报告扔到了办公桌的文件堆上便转身往外走。

“等等!神田!”看到他要走,考姆伊连忙放下电话叫住了他。

“怎么了?”神田双眉一挑,目光凌厉如刀,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六幻的架势。

考姆伊被他看得一愣,连忙道,“没……没事了!”

神田转身接着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脚步。

“没联系上亚连。”本来应该是疑问句,但被他冰冷的语气给生生压成了陈述句。

“是啊。本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他在哪的……”考姆伊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安慰道,“不过毕竟都是元帅了,不用太担心的。”

“castle combe。”神田甩下一句话便出了门。

“什么?”考姆伊追问道。

“亚连在库姆堡。你可以联络那里的探索班。”神田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传来。

神田推开门,屋子里一片黑暗。

“我回来了。”他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随后才想起这里没有人会笑着对他说“欢迎回家”。

他关上门,在屋里坐了下来。房间中一片死寂。记得不久之前,他还是很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的,但现在他却觉得屋子里安静的让他有些烦躁。

还是去趟库姆堡吧!指望教团那些人还不如指望神的眷顾!他这样想着出了门。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