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6.5

16.5

六幻再一次挥下,鲜血与恶魔的悲鸣声一同涌出。神田有些烦躁的甩掉刀上沾染的鲜血。

都说圣洁的状态直接反映着适应者的情况,现下六幻虽然依旧锋利,但却不复往日的寒光凌厉。

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吗?神田双眉紧锁,但握刀的手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对于第二驱魔师还说,寿命永远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诅咒。圣洁适合者,强大的自愈能力,这都是用生命来做的交换。也许不是他自愿的选择,但得到这些,走到这里,他不后悔。

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六幻发出杀伤力更强的招式,但面对着无尽涌来的恶魔他却没有丝毫畏惧。只要他还能斩杀恶魔,就已经足够了!

“优!”在怒吼与哀嚎混杂声中,他清楚的听到了这声呼唤。

少年雪白的身影在周围浑浊的黑暗中显得格格不入。闪着寒光的退魔之剑从他耳边飞过,轻松的刺穿了一只准备袭击他的恶魔的躯体。

他转头看向少年,而对方也正看着他,张着嘴似乎在对他说着什么。只是声音全部被不远处响起的爆炸声吞噬了。而他对那个爆炸的记忆除了骤然笼罩一切的白光,就只剩下亚连突然扑向他的身影和那个带着些许血腥味的吻了。

“那个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是‘心’了?”神田优睁开眼睛,问道。

“只是有预感而已……”亚连手指轻轻滑过神田半干的发丝。明明从没认真打理过头发,摸起来却像丝绸一样,亚连一边回答着,一边眼睛往对方的头发上瞟。“当时还真没想过会活下来……只是想如果那样结束的话,和你死在一起也不错。”

他的话并不假。当时被隐藏的存在自爆,威力强大到足以毁灭方圆五十米之内的一切。两人里爆炸中心那样近,按理说是不可能幸免的。

除非,亚连真的是“心”。

想来在圣战之后,教团几乎没有丝毫怀疑的接受了亚连,和“心”的存在有很大关系。只是亚连一直否认,而黑布拉斯卡和科学班的一系列检测也没法断定亚连究竟是不是“心”。

“所以,优你也觉得……我就是‘心’吗?”亚连拿起一块毛巾,轻轻擦拭着神田的头发。与神田带些强迫性的动作不同,亚连动作轻柔的仿佛是在对待什么名贵艺术品。

“你这么擦不是吧床单都弄湿了吗?”神田抬手想把头发从亚连手中抽出来,但只是动了动手指便放弃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累的实在动不了了。

这几天因为诺亚再次出现的消息传出,恶魔的活动也开始频繁起来。虽然远不及圣战时的数量多等级高,但智慧却是高了不少。各种突然袭击和令人猝不及防的围攻使得他身心俱疲。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在洗完澡后就靠在床上睡着了,连亚连回来都没有发现。

睡梦中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场圣战之中,再次感受了一下面对恶魔的无力感。那时,他以为自己的寿命即将走向尽头,已经无所牵挂。但现在,他有了无法舍弃的东西,但面对人造使徒的命运他依旧无力。

都说寄生型驱魔师的寿命要比常人短许多。不知道“心”的存在是否能够打破这个断言……

“但我并不想成为‘心’……”他正想着,亚连突然开口了,“心之圣洁的力量的确很强大,能做到许多我做不到的事……但它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它带来的可能不只有光明,还有——灾难……”

“谁说要你成为‘心’的,笨蛋豆芽菜!”神田猛地打断他的话。

若是平常,亚连一定会反驳神田对他的这个称呼。当然,今天他也反驳了,只是用方式的和往常不太一样。

带着一点微甜的血腥味在柔软的唇瓣接触的瞬间冲入口中。神田下意识的将亚连渡到他口中的东西咽下,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圣洁的味道怎么样?”亚连抹了一下嘴,对他一笑。

“不怎么样!”知道亚连让他喝的是什么,神田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那还是洁晶型六幻的味道更好?我可是听说当时你是就着李娜利的手喝下去的!”亚连挑了挑眉,说道。

“怎么?你对李娜利有意思?”神田面不改色的反将一军。

“我对你的圣洁有意思行吗?”亚连有些无奈的将话题带了回来,“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心’之圣洁,但感觉我的血液里应该是带有一点圣洁的力量的。”

“不是圣洁的力量”,不知是亚连的血液真的能补充生命力,还是他的错觉,疲劳感似乎突然消失了。“是你的力量!”神田坐起身看着还在摆弄他头发的亚连。

“喂!你不累吗?!等等!”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