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5&16

15.帮对方吹头发&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因为吹风机的发明时间问题,吹改成了擦)

“到时间了!你决定好了吗,亚连?”

窗户被推开了一条缝,微凉的空气溜进了浴室。

亚连深吸了一口气,将整个人缓缓沉入水中。

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留下呢……

在寂静蔓延开来之时,门突然响了一下。他猛然睁开眼,从水中站起。

水声与开门声同时响起。

神田的目光穿过浴室中浓重的水雾打在他的身上。

“怎么了?”亚连开口问道。

神田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一颗水珠顺着发丝从他脸颊流过,视线顺着水珠在他身上滑下,最后停在了他腰侧那道浅浅的疤痕上。

当初六幻所造成的狰狞伤口如今也几乎微不可见。但那段记忆却是仍然刻骨铭心。他也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他当时能保持理智,没有落入千年伯爵的圈套,那么之后的一切是不是能够改写。那毫不留情刺向亚连的一刀也许是他今生唯一后悔过的事。

可是,没有如果,后悔也是无济于事。

神田的视线从那道疤痕上移开,落在了一旁虚掩着的窗户上。

“教团刚刚下达的紧急任务,我们马上出发去德国。五分钟后探索班回来接应我们。”他开口道。

“任务内容呢?”亚连抓起一旁的浴袍披在身上,迈步出了浴缸。被突发事件打断假期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习惯了应对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的任务。

他等着神田的回答,但神田却只是看着他,半天没有开口。

神田看着一滴水从亚连的脖颈上流下,轻盈的绕过锁骨,最终消失在白色的浴袍下。他刚强迫自己将视线从那些还在向下滑的水滴上移开,便听到亚连问他。

“任务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教团那边出了什么事?”

“没。”他赶忙将目光转向对方的眼睛。

然而,在水汽的熏染下亚连的眼睛看着有些湿漉漉的,白皙的皮肤也浮现出淡淡的粉红色。

神田突然觉得浴室里实在太热太闷。他伸手扯开了衣服最上面的扣子,往后退了一步。

亚连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但他却有些不敢对上亚连的眼睛了。

“还有三分钟。你抓紧时间!”神田留下一句话,便像逃跑一样迅速离开了浴室。

亚连瞥了一眼神田有些狼狈的背影,突然一挑嘴角。

“我决定了!”

离神田所说的三分钟还有三十秒的时候,亚连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他出来的时候,神田正在整理箱子。

“探索班已经到了吗?”亚连问道。

“还没。但联络时说马上就到。”神田合上箱子,转身看向亚连,双眉一锁。

“你打算这样就出去?”看着亚连还有些滴水的头发,神田冷声道。

“到外面一吹风就干了!”亚连却并不在意,说着便要开门往外走去。

神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按在了身旁的椅子上。

亚连刚要挣扎,便听神田道,“擦干头发再出去!”紧接着便感到头上一沉,神田将一条毛巾压在了他的头上。

神田的力道有些大了,压得他的脖子有些僵。但他却没有拒绝,任由对方一下下的帮他擦着头发。

“探索班应该已经到了吧!”亚连瞥了一眼那个放在桌上被神田遗忘了很久亮着灯的通讯器。

“让他们等着!”神田的语气有些不善,“反正他们也不擅长干什么其他的事。”

要是平时亚连一定会开口反驳他。但现在这句话让他想到了两人初遇时针锋相对的情景。从月下初遇的刀剑相向,再到在餐厅吵起来,那时两人的关系真是势同水火,但不知怎么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怀念。

“我要说我想要离开,你会不会直接拔六幻啊!?”亚连突然开口道。

神田的反应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平静,“不会。”他放下毛巾,“你要去哪,我会和你一起走。”

“是吗?那如果我要去找诺亚呢?”亚连抬起头,眼神有些复杂。

“李娜利告诉我,你当初离开教团时说,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驱魔师。”神田看着他的眼睛,“现在我告诉你,亚连,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我知道了,”亚连微微一笑,“我是不会走的。”他低下头,停顿了两秒钟,小声道,“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神田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耳廓,轻声一笑。

“还要出任务!”似乎是听到了他的笑声,亚连慌忙站起身,整了整已经十分平整的团服。

“嗯,走吧!”神田提起箱子。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感觉这两题适合写在一起,所以我就这么写了。有人想看的话,我会写写亚连帮神田擦头发。

总之,求点赞,求评论!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