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KA《同居三十题》13(修改版)

13  一方卧病在床(修改版)

(因为之前发的文已经有了几个回复,我也不太舍得删。所以修改版就再发了一遍。)

“早上好,豆芽菜!”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道是不是亚连的错觉今天神田的声音比往常还要低些。

对方伸手在他额头上轻抚了一下。神田的体温比他要低一些,温凉的掌心贴在他的额头让他觉得十分舒服。

紧接着,在他还未完全清醒时,一个轻柔的吻便落在了他的额上。

自从上次清晨他毫无征兆的消失之后,神田便将早安吻作为了每天的例行任务。那天之后的每个早晨,他一睁眼便能看到对方深邃的眸子。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这种不太符合对方风格的唤醒方式。

“早啊,优!”亚连没有睁眼,迷迷糊糊地和神田打了声招呼。

“早?你是还没睡醒吧!”神田声音瞬间冷了下来,其中的怒气已经难以掩饰了。

听出他声音的不对,亚连赶忙睁开眼睛。雪白的天花板正默默地提醒着他这不是家中的卧室。

“这里……”他刚坐起身,便感到一阵剧烈的晕眩。

“你烧还没退,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神田站起身,给他端了杯水。

亚连接过杯子,轻抿了一口杯中的水,开口道,“你不是去意大利了吗?任务已经完成了?”

神田看了看他,皱了皱眉,道:“我提前回来了。你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不用。”亚连低头看着手中温度正好的水,又喝了一口,觉得还有些晕,便将杯子放到了一边的矮桌上。

神田见他精神不太好,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拿起了桌上的水往门外走去。

神田走后,亚连躺回了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从房间的布置和摆设上来看,这里应该是医疗班的单人病房。至于为什么是应该,因为他并没有享受过这种单人病房的待遇。不是没资格享有,而是他也并不喜欢这种冷清的地方。

提到冷清,这里实在是安静的过分,即使是医疗班也不会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吧……这样想着,他坐起身向门口看去,便看到几个小心翼翼朝房间中看的熟悉身影。

“你们要在门口站到什么时候?”

“这不是怕影响你休息么!”拉比笑着走了进来,“你可是没看到神田出去时的神色,那绝对是——靠近一百米,格杀勿论!”他板起脸装作神田的样子说道。

“那你还真是胆大啊!”没想到这个严肃的表情放在他脸上这么滑稽,亚连笑着打趣道,说完又朝门口看了看,“你们不进来吗!”

“拉比,都说了不要影响亚连休息的!”李娜利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便要将拉比拽走。而米兰达则还是站在门口,似乎仍在犹豫着要不要进来。

“没事。这里这么安静我反而睡不着。”亚连笑着,示意三人留下。

“我就说嘛,亚连看到我们来看他肯定高兴。”拉比说着揉了揉亚连的头发。

李娜利却是双眉微蹙,有些担忧的说道,“亚连,你真的没事吗?要是不舒服的话千万不要逞强!”她说着轻轻拉住了亚连的手,那动作轻柔的仿佛亚连是什么脆弱的易碎品一般.“我知道你待在房间里是不想让……”

“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的!”亚连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李娜利低下头,默默将手收了回来。她当然知道亚连打断她的话的用意。亚连是不想他们牵扯进与教团的矛盾当中。中央厅筹划着的那个实验她隐约知道。但是知道又能怎么样呢?她能做的不过是在对方高烧昏迷着的时候叫来医疗班而已。而医疗班也真的没帮上他什么。

“我真的没事!不过就是有些累了,多睡了一会儿而已。”亚连见李娜利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伸手拉住她的手,笑着安慰道。他的话虽是在安慰李娜利,目光却投向站在一边战战兢兢的米兰达。

注意到他的目光,李娜利赶忙收起了低落的样子。亚连不想把米兰达也牵扯进来,她也不想。所以,明明知道亚连这句话就是在胡扯,但也并没有反驳。

“亚连,我带来了点心,你要不要尝尝?”看到亚连看向自己,米兰达连忙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他。

“嗯,谢谢!”亚连笑着接过。

在他打开盒子要吃时,拉比突然开口道。

“我说,你这次接到不会扮演睡美人的任务吧?!”

“啊?”亚连一愣。

“你这一睡就是两天,我们怎么叫都不醒。怎么神田一回来你就醒了?”拉比调侃道,“不过,要我说你醒的还不是时候,你就应该等他亲……”

正在这时,神田端着一个托盘回到了房间,拉比连忙收了声。

“你们在做什么?”神田阴沉着脸扫视房间,看到神情有些恍惚的亚连皱了皱眉。他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旁的桌上,开口道:“有什么事吗?”这句话就算是逐客令了。

“真是抱歉!”米兰达被他的目光一扫,立刻往外跑去。

“王子殿下回来了啊!不要一直黑着脸嘛!会吓到人的!”拉比也十分识趣的向外走去,只是还不忘在走过神田身旁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李娜利看了一眼明显在暴怒边缘的神田优,又看了一眼有些失神的亚连,轻叹了一口气,对亚连一笑,说道,“好好休息!快点好起来啊!”说罢,也离开了房间。

三人走后,亚连将手中的点心盒放在一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神田将一张小桌放到床上,然后将那个他拿来的托盘放到了桌上。托盘中是一碗清粥和几盘蔬果小菜。

“吃点东西吧!”神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

“哦。”亚连应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起勺子搅着碗里的粥。在胡乱喝了两口之后,见神田仍没有开口的意思,抬起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在他开口之前,神田先说话了。“是因为心之圣洁,还是因为诺亚?”

亚连一愣,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是问,你突然病倒是因为圣洁的问题,还是因为诺亚因子?”神田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因为圣洁。就像你知道的,中央厅还没放弃那个实验”

“所以?”

“因为诺亚没有消失……”意识到对方不善的眼神,他改口道,“可能没有消失。他们希望我同意做那个实验。”

“但你没有同意。”神田用的是陈述句。

“是没同意。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答应了。如果不是因为诺亚,那些探索队员也不会……”

“你是因为这个把自己弄到医疗班的?”

“我还以为会是咎落呢,”亚连自嘲的笑了笑,“为了曾经是诺亚的人,差点害死同伴。”

“同伴?你觉得中央厅那些人把你当做同伴?”神田皱着眉看着他,“你之前就知道他们让我去意大利是为了支开我吧!”

亚连放下勺子,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没有说话。

一个星期前,在神田接到去意大利的任务时,他的确想到了是中央厅想要调开神田。而第二天,让他返回教团的命令也验证了他的猜想。但他没打算告诉神田。当时他只是不想让神田为他担心,结果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将菜咽下后,亚连开口道:“你走后我接到中央厅的命令,去德国探查恶魔大量聚集的问题。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诺亚在那里出现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在中央厅耽误了一点时间,我到的时候,探索班已经有人牺牲了……”之后的事情不用他说,神田也能猜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中央厅在亚连清除了恶魔后再次提出了那个实验。他们想借清除亚连体内的诺亚因子的名义,掌握心之圣洁。而这之后,亚连的圣洁出了问题,出现了高热昏迷的症状。

“是我的错。是我保证诺亚已经消失的,也是我要求放了清除诺亚因子的罗德他们的。如果诺亚真的没有消失,那么就是我害死……”亚连低着头看着附着圣洁的左手,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够了!”神田猛地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将他拥入怀中。

“中央厅在背后做手脚也好,心之圣洁出现异常也好,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我吧!”神田紧紧抱着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优……”感受到对方怀抱的温暖,亚连也平静了下来,“真不像你的作风啊!我还以为你会不耐烦的直接拔六幻呢!”他轻声笑着说道。

“少废话!赶紧把东西吃了!”神田放开了亚连,却并没有坐回椅子上,而是坐在了他的身边。

“还真是不坦率呢,优!”亚连笑着看着他。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神田没有再和他废话,而是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

“关于那个实验的事,你瞒着我。这笔账以后再算。”神田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现在,吃饭!”

看着对方深邃的眸子,亚连脑中一片空白。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