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同居三十题》原作背景 温馨向 2

  • 2,一同外出购物

  购物,这个词对神田优来说有些陌生。由于身为第二驱魔师的关系,截止到几个月前,实验和任务就是他生活的全部。而亚连虽然并没有失去自由,但在当上驱魔师之前打工为师傅还债也几乎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使购物这种费时费钱的事情与他无缘。

  但两个人住在一起之后,没有了综合管理班打理生活,购物就成了必要任务。而一般来说,这项任务都是由亚连负责的。

“优,牙膏和沐浴露都剩的不多了……”亚连边说着边推开虚掩着的门。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六幻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落下。

“你这是想谋杀吗,优?”亚连轻笑一声,微低下头。垂下的发丝遮住了他的双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嘴角勾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双手缓缓交织在了一起

“是你反应太迟钝了,豆芽菜!”感受到对方身上冒出的黑气,神田反而是一笑,直接摆出了一个防御动作。看架势是准备与亚连一较高低了。

“我叫亚连!”亚连抬起头,鸽灰色的眸子中跳过一道灵动的光彩。

“既然优这么有兴致,那么我们就来打个赌好啦!”随着白光闪现,神之道化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如果我赢了的话,优就和我一起去购物吧!如果优赢了的话,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一言为定!”神田一挥六幻,便攻了上去。

六幻与退魔之剑相碰,撞出了一串串火花。

两人的切磋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双方应当都有了分寸。但应当这种东西对于两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一个小时候后,两人并排走在街上。

“真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啊,优!”亚连摸了摸鼻梁上贴着的白色创口贴,笑着说道。

神田优瞥了他一眼,露出了手腕上的绷带“说的好像你手下留情了一样。”

“哎呀!优受伤了啊!不如我帮你治疗一下?”他说着伸手去抓神田的手腕。他的圣洁在最终战役前再次觉醒,治疗是他目前显露出的为数不多的能力之一。

“你还嫌我们不够显眼吗?”神田一把抓住他的手,看着他手上因发动圣洁放出的淡淡白光。皱眉道。的确,两人穿着黑色教团的团服走在路上已经足够引人注目,再加上亲密的动作恐怕是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有什么关系呢!被人注意总比被恶魔要好不是吗!”亚连随意打量着周围的人群,微眯着双眼样子十分惬意。而他身边的神田依旧挺直着脊背,整个人就像一柄未出鞘的长剑。

看着他一副戒备的样子,亚连脑中浮现出了六幻的影子。还真是物似主人形啊!他在心中笑着感叹道。

“不是你要来买东西的吗?还不赶紧进去,傻愣着做什么!”神田不太适应这种被围观的感觉,拉着亚连往商店里走去。

进店之后,两人的角色就像是反过来一样。神田大步走在前面,准确的挑选出两人常用的洗漱用品。根本看不出丝毫的不熟悉,似乎这项工作他已经完全了无数次。而亚连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笑盈盈的看着他,也没有一点意外的表情,十分自觉的在他选好商品之后掏钱付账。神田自然也提出过自己付钱。但在亚连满是笑意的目光注视下,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带钱,只好任由对方闹。

两人在一起外出的次数不少,因为他从没有出门带钱的习惯,总是亚连在身边提醒他。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这次亚连有意没提醒他,结果他不负对方期待的忘记了。

果然自己还是没有习惯普通人的生活啊!又一次看着亚连熟练的掏钱付账,神田感叹着。但是,看到对方在付完钱之后像是炫耀一般的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钱袋,又觉得有点想笑。

但他并没有笑。在亚连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冷着脸转过身,提着买来的东西走出了店铺。

“等等我啊,优!”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他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对方匆忙收好零钱追来的样子。

不再终日为任务奔波,可以随意去想去的地方。因为无论去哪里都会有人追上他,笑着站到他的身边。几个月前这种生活是他无法想象的,但现在他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份安宁与美好。

身周人们的喧闹声吵得他有些心烦,他本想加快速度离开这里,但脚步却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他突然停下脚步,便听到背后响起“卟叽”一声,一个软软的东西撞在了他的身上。回头看去,站在他身后的亚连不知何时戴上了一个小丑的红鼻子。见他回头,亚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不同于小丑的标准笑容,亚连的笑容更加真实。真实到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触碰到。而他也真的这样做了,抬手狠狠捏了一下对方的鼻子。隔着那个可笑的红鼻子,直接捏住了亚连的鼻子。

“好痛啊!”亚连捂着鼻子弯下腰,口中不住抱怨着,“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观众!”

“哦?是吗?”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夸大事实,他还是很有兴致的配合着,“小丑的鼻子不就是用来捏的吗?之前没有人敢捏,只能说明你的表演太糟糕!”

  “才不是!”亚连猛地抬起头,将另一个红鼻子戴在了神田的脸上。

  “很适合嘛!”亚连打量着自己的作品,“就是表情有些僵硬!”说完,他转身就跑。

  神田不顾脸上的可笑鼻子,直接追了上去。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就在追逐中度过。不过亚连似乎还是记得这次出来的任务,在跑路时还不忘在路过的摊位上买些水果。为了赶时间他几乎是拿起东西扔下钱就走,而找回的零钱自然是由追在他身后的神田负责收。

  到最后东西总算是买齐了,两人也停下脚步,并排坐在中央广场的长椅上休息。

  “居然都这么晚了!”亚连看了看即将落山的太阳,开始清点买来的东西。

  而坐在他身边的神田则静静的看着他整理。

  “哥哥……”一个挎着花篮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走到两人面前。

  两人同时转头去看她。

  “那个……”小姑娘拽了两下衣角,鼓起勇气道,“给你身边漂亮的姐姐买支花吧!”说着,小姑娘从篮子中取出一支玫瑰递到两人面前。

  “哈?”亚连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哪里像是女孩子了!就是头发长了一点而已!他摸了摸洒落在肩上的发丝,正想着拒绝这支花,就看到身边的神田已经将钱递到了小姑娘面前。

  “天色不早了,你也快些回家吧!”神田接过花对小姑娘道。

  “好!”小姑娘十分快乐的应了一声,转身跑了。

  “你哪里来的钱啊?!”话刚出口,亚连便想起那些找回的零钱,只好讪笑了两声闭上了嘴。

  神田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将花塞到亚连的手中,然后站起身拿起买来的东西。

  “走啦!回家了!”他走了两步,然后转身对亚连说道。

  “好!”亚连看了一眼手中的花,笑着应了一声。

  落日的余晖撒在两人身上,也将两人归家的路镀成了金色。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