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杰佣】双重游戏 1

1.

·背景设定:架空世界观,少量借鉴第五人格中的时间线和人物背景故事,有黑魔法(特殊能力)和伪科学(主要是全息游戏相关)元素介入。故事简介戳头像可以翻前文。

神秘感爆棚·浑身是迷·【伪】英伦绅士杰克X武力值爆表·作天作地·【前?】职业雇佣兵奈布

 

“‘关闭’指令识别成功。”

银灰色的蛋型游戏舱外层缓缓升起,浮在空中的投影光屏一面面熄灭。超越时空的科技被沉重的木门完全关在了房间中。

随手将放在门口连接槽上的终端机抓了起来。终端上的蓝色信息提示灯不断闪着,而且闪烁的频率不断加快。但他的主人没有一点搭理它的意思。

这个时候来找他的人,不用问也知道是谁。

幽蓝的信息提示灯不断的闪着,像童话中小精灵俏皮地眨着眼睛。可惜他却是个不长眼的瞎子

将杯中金黄色的酒液一饮而尽,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下上唇。又不带多少留恋的随手将玻璃杯放在了吧台旁的水槽里。待完全走出藏酒室,才不紧不慢的开了通讯。

出现在屏幕上的人让他挑了一下眉,随即一摆手将终端投影出的光屏召了出来。

“下午好,奈布先生。”光屏上的身着白色制服的年轻女孩对他微一点头,没什么表情但又不显得冷漠疏离。

“你好,艾米丽。”奈布笑着打了个招呼,“又来查岗吗?”

艾米丽并没有对他有些暧昧的语调有多少反应,声音依旧冷清,“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我想你也不指望调侃我两句就混过去。”

“虽然我认为这没什么必要,但既然你们坚持......”说着他已经走回了房间,随手将终端扔到了面前的矮桌上,人则完全倒进沙发之中,将自己调整为一个完全放松的姿势,才缓缓开口道,“我没有意见。”

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艾米丽却是没表现出一点不满,只是沉吟片刻,继续道。

“我承认他做得有些过了,这样退役你肯定不甘心。但你现在的状态也确实不适合在出任务了。这次的事只是导火索,暴露了你心态上的问题。”

这次,奈布也没有着急回答,凝神打量起光屏上的女孩来。她正处在最美好的年华,本就令人惊艳的容颜在精致妆容的修饰下绝对称得上天人之姿。尽管她的五官无一不出众,但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她的眼睛。那对碧蓝色的双眸既有精灵般灵动又有大海般深邃,不带半点妖娆魅惑却又让人不自觉沉溺其间。如果让奈布评价,那他一定会选那枚无价蓝宝石——“天使之泪”来做比。动人的容貌配上出尘的气质和优雅的举止,用“天使”二字形容她毫不为过。在她身上,奈布完全看不到,那个在雨夜中失声痛哭、浑身泥泞的小姑娘的影子

“艾米丽,你不做我们这行,所以不明白。作为佣兵一旦向恐惧低头,那就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了。”一开口,奈布便又躺倒在了沙发中,十分随意地将双腿搭在了矮桌上。“他也肯定明白,我的选择不但没有问题,而且是当时能保全最多人的选择。冒险是肯定的,做我们这行不冒险是活不下去。害怕的不是我是他,你更应该去给他做疏导。”

他说话时,艾米丽听得很认真,并没有因为他随意的姿势而认为对方怠慢。仔细的听完,又思索片刻,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即使你当时的选择是理智的。但这并不能证明你不需要休息。你这次受的伤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几度濒死,有一次甚至我都......”说道这里,艾米丽停顿了一下,眼中的悲伤与绝望一闪而过。

闪过的情绪被奈布清楚的捕捉到了,他以为艾米丽不会提起那个词了,毕竟谁都有害怕和引以为耻的东西,但艾米丽还是认真的说了出来。

“甚至我都要放弃了。我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救不了你了。你能回来真的是奇迹了。”虽然嘴上诉说着自己的无力感,但艾米丽的眼神依旧没有分毫柔弱。她看着奈布坚定的眼神,瞬间撕下了自己华美易碎的外表,将作为医者执着坚韧的一面毫不遮掩的露了出来。

“你的眼神在告诉我,下次一定会救回我的,这就够了。”奈布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艾米丽,你要相信自己。你,就是奇迹。”

被这带些撩拨意味的夸奖直击心灵,艾米丽骤然睁大了眼睛,一抹绯红不可控地浮上了脸颊。

“不要转移话题。”她轻咳一声,却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一丝羞涩。“你的身体还需要恢复,心理上也需要放松。你前段时间那种不间断的接任务方式太危险了。脑中那根弦一直绷着,迟早会断的。他强制你休息也是为了你好。”

“那也没有必要强制我退役吧。”奈布十分知趣的没有再提刚刚的话题,顺着艾米丽的话辩解道,“我当然知道休息了。前段时间只是想攒钱买个游戏舱而已。”

以艾米丽对奈布的了解,这个理由的说服力有限,但又不是完全不靠谱。一方面奈布从没有对游戏表现出多大热情,而一个普通的游戏仓和奈布任何一单任务的佣金来说都是九牛一毛,完全不用攒这么久。但另一方面,被送去休养后奈布的确花了大量时间在游戏舱内。而拜他特别的眼光和挥金如土的性格所赐,他会突然看上一个天价游戏舱同时又手头拮据的可能性还真不低。

但合理归合理,想要说服艾米丽,这些显然还不够。

“他是怕你陷进去。不管你的理由是真是假,他都不想赌,也不敢赌。所以宁可被你恨,也要把你从边缘拉开。这一点我赞同他的想法。”

听她说道这里,奈布知道自己应当摆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嘲笑一下他们不切实际的猜想,但他却沉默了。

“我知道我们这样做很自私。但我们都不想失去你。我明白这是你的选择,你也清楚这条路走到最后会有怎样的结果。不过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给你给舒适安稳的选择就能动摇你的决定。就当是证明我们在犯傻,在那里留三个月吧!之后你要是还想回来,我会帮你说服他的!”

“知道了。”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我肯定会回去的,这点不用你操心。”

“还有一点,你那里的主人虽然是他的朋友,但你也要提防着些。我给你的药不要乱用,在出现副作用时,尽量避开其他人。”知道这次的“见面”很快就要结束,艾米丽还是难掩担忧的嘱咐了两句“废话”。

“我知道了。”奈布打了个哈切,声音也带上了倦意“有点困了,先去睡了。再见,天使小姐。”

“你应该庆幸艾玛现在不在我身边,她可是一直很在意这个称呼的。那今天就到这里吧。等你见到那里的主人我们再联络。再见。”随着声音渐弱,光屏也暗了下去。

直到通讯彻底断开,投影的光屏完全消失,奈布才缓缓坐起身,长叹了一口气。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啊,艾米丽。我大概是回不去了......”

缓缓闭上双眼,以手掩面,静坐片刻,在睁眼时,双眸中再不半分痛苦挣扎。就像艾米丽说的,他十分清楚自己选了一条怎样的路。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奈布却没有如他对艾米丽说的那样去休息,而是站起身在房间中开始踱步。

这个房间和这栋别墅中大多数房间一样,装修风格偏向于现代温馨,高科技设备也不少,却并没有让人感到奢华。鹅黄色柔软的沙发,毛茸茸的棕色地毯,配上暖色的灯光和窗边生机勃勃的植物,一股生活之感扑面而来。不夸张的说,这里符合奈布对于“家”的全部幻想。但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这里不是他的家。这种认知与现实感觉的差异反而加重了他的戒备感。

算上今天,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天。房间中却没有留下任何居住过的痕迹。这不全是因为他的职业习惯,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打算在这里久留。

扫了一眼窗外不知何时布上阴霾的天空,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奈布迅速回身拾起了仍在桌上的通讯器,发出了一条简讯。

“情况有变,行动取消,尽快撤离。”

等了半分钟,还不见对方回复,那种不祥的感觉更加清晰。

“被摆了一道啊!”奈布苦笑了两声,随即俯身抓起扔在桌子底下的小包,向外走去。

即使明知道很大可能是陷阱,还是要跳啊......

别墅的北面是一个规模相当的玫瑰园。虽然从他来这里开始没有见到任何园丁,但从花园的情况来看这里的主人应该很珍视这里,应该一直有人负责打理。

奈布对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既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在初到这里时为了了解环境到过一次。

在他还未真正踏入花园时就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与战斗直觉带来的死亡威胁所不同的不适感。无法用语言描述,但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而这种感觉在一阵低沉的歌声传入他耳中时达到了顶点。

那声音像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突然轻击他的心灵,然后猝不及防的将他拉入了另一个世界。准确的来说,是改变了现在的世界,像是将自己与外界隔绝的气泡突然破碎,让他感受到了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更直接的变化就是他感知力的突然增长。那低沉的歌声逐渐清晰,随之而来的是突然放大的风声、鸟语声和其他一些无法分清的混杂在一起的噪音。他的听觉在大幅度提高,紧接着便是视觉。眼前的景物骤然清晰,无数细节涌入他的眼帘,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

视觉听觉已经提高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程度,过量的信息不断冲击着他的感官,感官过载已经让他产生了明显的不适感。但他却加快了脚步,踉跄着冲入了花园。他清楚的知道,他要找的人在那里等他。

在那个高大的背影撞入他眼帘时,猛然停下了脚步。

周围一切杂音瞬间消失,只剩那低沉的哼唱声。视野中的一切景物瞬间模糊,只剩那个映在他心中的背影。

那人一身考究的暗紫色西装。偏向于礼服设计的高定西装在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的同时,细节之处尽显奢华。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到来,那人缓缓转过身,轻轻摘下礼帽,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

“下午好,萨贝达先生。”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