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白祝)春节贺文

背景设定(一切为了发糖服务,标准到有些俗套的HE结局):十个月前,云端对北地的长时间的反侵略战争最终以云端获胜告终。就在战争刚刚结束之际,云端天子立刻颁布了一系列以休养生息为主要目的的新政。同时借助新政实施的契机,云端天子在四大家族的协助之下破除了许多陈旧腐朽的制度,从政治经济两方面下手让云端彻底摆脱了处处为他国所制约的不利局面,使云端发展与时代趋势接轨,成为新时代强国之一。

如今,云端迎来了胜利后的第一个春节。

 

与许多人所设想的不同,云端人最为重视的新春佳节并没有为羲王府带来多少节日的热闹气氛。大年初一,与外面的喧闹不同,此时的羲王府安静,但一切井井有条。仆从轻手轻脚的穿梭了府中院中,各司其职,忙碌却又不显得杂乱。没有过多的喜庆装饰,却在一草一木间让人觉得舒服快乐。

白永羲提着食盒走进内院。再次踏上厚实柔软的波斯绒毯,他还是忍不住挑了下眉。这屋中的一切布置都是他和祝羽弦共同决定的,其他非云端风格的家具装饰都是祝羽弦要求添置的,唯独这张绒毯是他在几次看到祝羽弦光着脚从卧室中跑出来和他抱了个满怀之后,坚持要求添置。即使祝羽弦嘴上埋怨着他奇怪的品味,但从他每次看绒毯得意洋洋的眼神可以看出他还是挺满意这个品味奇特的东西的。

白永羲将手中的食盒放在一旁的八仙桌上,继续向里间走去。只是还没走两步就差点踩到地上扔着东西。

一条领带?白永羲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不是说换件衣服吗?怎么都换到地上去了?紧接着便是被人扔到地上的西服三件套。莉莉丝著名设计师的独家定制礼服现在却布满了褶子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躺在了地毯上。

知道这是祝羽弦在埋怨他来的太晚,白永羲笑着摇了摇头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整理好放在一边。至少还算完整吧!看来自己在饭备好后再过来还是明智的,至少这套衣服的下场要比前两套高定礼服要好很多。

正在他检查一旁暖炉中的炭火时,突然一阵水声响起。不是吧!白永羲快步向屏风后走去。

屏风后,在朦胧的蒸汽中祝羽弦靠在浴桶中,低垂着头阖上了眼帘,像是睡着了。热水将他白皙的肌肤熏蒸出了一片淡淡的红晕。一滴水珠顺着他的鼻尖滑下,落入水中,扬起一圈波纹,在安静的室内清晰的过分。

“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啊!”白永羲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还好,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永羲,别闹了。”祝羽弦轻动了一下,低声呓语。柔软的发丝抚过他的掌心,让他有一种抚摸小动物的错觉。

这到底是谁在闹啊!白永羲轻笑一声,抬手刚想把他叫醒,却见他双唇微动,一声又轻又软的“永羲”从他唇间溜出,像是一片柔软的羽毛在他的心上轻轻拂过。

简单的两个字像是一句复杂咒语,又像是塞壬的歌声,诱惑着他不断靠近。他轻轻俯下身,缓缓接近,那两片粉嫩润泽的唇瓣。

即使对方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但白永羲却格外小心翼翼,像是偷尝伊甸之果一般的紧张。

大概是越小心越容易出错,在两人距离近到呼吸可闻时,白永羲突然撞上了一对满含笑意的明眸。

祝羽弦看着前来“偷袭”他的白永羲,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

看着他煽动的睫毛,白永羲猛然清醒过来,急忙要往后撤。但祝羽弦却是十分了解他,在白永羲逃开之前,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仰头给了他一个吻。

与白永羲的小心翼翼截然不同,祝羽弦的吻和他本人一样充满挑逗意味,甚至可以说是侵略色彩。在接触到柔软的唇瓣的同时,灵巧柔韧的舌就极其熟练的溜进了他的齿间,霸道的在他口腔中肆虐。

毫无疑问,祝羽弦是两人之中更了解接吻,但白永羲却是更了解祝羽弦的。在接收到对方挑衅似的吻时,他毫不客气的回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呼吸和空气成了无用的存在。白永羲主动伸手抱住祝羽弦,温热的手抚过湿滑的肌肤,不出所料的感受到对方轻微的颤抖。两人动作激起的水声成了唇齿厮磨之间发出的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的最好掩饰。

最后先缴械投降的是祝羽弦。在热水中泡了半天加上刚刚醒来的影响让他头脑不太清醒,而这忘情的一吻毫无疑问是夺走了他的太多氧气。而令他庆幸又不满的是白永羲还保持清醒,至少是保持了部分清醒,在适当的时机结束了这个吻。庆幸是因为对方在自己因为缺氧和晕眩之前结束了这个吻,让他免于软倒在对方怀中的结局。而不满,在接吻时保持清醒?这还不够让他不满吗?

但是这份不满在他注意到白永羲看着他的眼神时瞬间烟消云散了。并不是掺杂多少欲望或是陶醉其中的眼神,反而是纯粹的吓人。不是索取,而是给予。

“要亲就光明正大的亲啊!”祝羽弦舔了舔有些发红的嘴唇,满意的表情像一只餍足的猫。就是不知道他是更享受那个吻,还是更享受白永羲注视他的目光。

两人就维持着这个呼吸可闻的距离对视了半晌。最后是白永羲先后退了一步。

“水快凉了。外面冷,先把衣服穿好。”说着便拿过一旁的毛巾递到了他的手边。

冷?祝羽弦一挑眉,看看还冒着热气的水面和一旁立着的暖炉,又看看白永羲发红的面庞,终究是没有再打趣他,乖乖接过了毛巾。毕竟撩过了线就不好玩了。

在他迈步出了浴桶,将自己身上的水完全擦干之后才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白永羲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了屏风旁,甚至还欲盖弥彰的转过了身背对着他。看着对方崩得笔直的脊背,祝羽弦心中暗笑,但面上却是不显,只是在几件备好的衣服当中选了最惹人的那一件。

“本来我认为你不是认真的。但在你在布了地龙的屋子里又添置了这么多暖炉以后,我严重怀疑你对温度的感知有点问题。那做个实验,现在,你还觉得外面冷吗?”说着,他向对方张开了双臂。

白永羲闻声转身朝他看去,接着便愣了一下。

赤红色的长袍用金色点燃火焰。火焰映照在盘旋在他右肩位置上的凤凰身上,让凤凰身上的翎羽带上了光明温暖的颜色。这样鲜艳的颜色让点缀在领口的白色绒毛都变得明亮起来。与传统长袍的设计不同,这件衣服在勾勒出穿着者完美的腰部曲线的同时,在将领口塑造成了深V字。大敞着的领口营造出一种肆意随性的感觉,而祝羽弦又为这件衣服添上了几分特别的魅力。

看着白永羲有些惊讶的表情,祝羽弦满意的伸手要抱他。他对过于鲜艳的颜色不感兴趣,尤其是红色金色这些又鲜艳又喜庆的颜色,他平时是根本不会碰的。但不得不说,尝试新事物往往能给你惊喜。在一次尝试赤色绣金纹的鲛绡之后,他发现自己似乎解锁了白永羲的某种特殊爱好。

白永羲却没有直接给他拥抱,而是先扯过一旁椅子上的毛皮大氅披在了他的身上,接着微一侧身将他拦腰抱起。

“不冷,很热。”微热的气息喷吐在祝羽弦的耳际,“既然你不想好好穿衣服,那就别穿了!”说完,他直接抱着祝羽弦向卧室走去。



看有没有人决定有没有后续。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