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白祝)千岁凌云阁 12.4

这是羲龙家族的神兽?!”祝羽弦侧头躲避着小龙贴上来的鼻子,“应该没有什么犬类的血统吧?!”小龙温凉的鳞片蹭在皮肤上带来一种奇怪的触感,有些奇特的感觉,但意外的是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召唤出的神兽对祝羽弦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让白永羲有些尴尬。但在几次尝试用意识制止小龙的举动失败后,他也试图直接上手将小龙拉开。但在刚抬起手时,小龙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动作一般,突然一甩头猛地朝祝羽弦的衣服里钻去。

祝羽弦身上不再是那件招牌的绯罗蹙金梅纹锦长衣,换了一件厚实些的长袍,但领口依旧敞得不小。被小龙这么一挣,衣襟更是被彻底扯松了了,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咳咳。”柳清轻咳了两声,看向白永羲。目光中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召唤出的神兽的情绪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召唤者的影响。所以此时的小青龙有些反常的举动极有可能是受了白永羲的想法的影响,或是说——控制。

但接受到柳清眼神的白永羲却是有苦说不出。小青龙的行为并不是他授意的,至少不是他有意授意的,就算和他有关系,他也阻止不了。

看着小龙埋进祝羽弦衣服里的身子和露在外面不时摇两下的尾巴,还有祝羽弦有些无奈的笑容、甚至称得上纵容的态度,白永羲几次用意识制止小龙无果后,最终伸出手,打算直接将这只不听话的召唤兽揪出来。

但小青龙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更加拼命的往祝羽弦衣服里钻,整个身子都钻进了他的衣襟里,只留下一条小尾巴在领口处晃。白永羲抬着手在祝羽弦大敞着的衣领处停留了半晌,对着祝羽弦饶有兴致的眼神怎么也无法下手。

“我该提醒您,目光往任何人的衣领以下飘都是一种不妥当的做法吗,羲王大人?”柳清开口打破了这个有些怪异的局面,“不用解释,”注意到白永羲的欲言又止,“召唤兽的行为反应了召唤者的潜意识渴望,即使是最高等级的神兽也不例外。”柳清双眉一挑,随即冲小龙的方向伸手一指。原本对祝羽弦“怀抱”万分留恋的小龙像是瞬间恢复了“理智”,按照白永羲的指示乖乖消失在了空气中。

“其实它还挺可爱的。”祝羽弦边整理着衣服边低声嘀咕着,在看到白永羲有些窘迫的神色,微微一笑,尽管没有说话,但那眼神明显就是在说“你也是”。

柳清强忍住扶额的冲动,开口将话题带回正轨。

“现在可以确定我们就是想错路子了。羲王大人明显还不具备运用‘真理之眼’这样复杂的血脉技能的能力,毕竟刚刚他已经证明了自己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神兽。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说到这里柳清的神色凝重起来。

“我能打断一下吗,你所说的血脉之力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在对方又一次提出一个他不了解的特殊名词之后,白永羲不得已提出了这个问题。

“的确很复杂。在某种程度上说血脉之力是神赐予的力量。对于像您一样不相信神明的人来说,这个体系远比它本身要难以理解。”柳清说着转身走向一旁的光幕,“云端的神化体系还是挺完整的,而且有着比较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传播基础。更何况信鸽的精灵和魔法早就不是什么秘闻,我不懂您为什么这么坚决的排斥神明。”

“这不一样,我理解那些超自然的力量的存在。但神不一样,云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神话了,因为如果有哪怕一个神明是真的,我们都不会陷入如今的境地。我们早就失去了神的眷顾,所以干脆不要相信好了。这才是现在绝大多数云端人的想法。”

“所以,你们就没有想过,不是神明不够仁慈了,而是人类的贪欲独占了这份仁慈吗?”柳清关掉了面前幽蓝色的光幕,直视白永羲。没有了别的光芒干扰,那对墨色的眸子如黑曜石般纯粹且光芒内敛。

“小清,现在并不是什么正确的时机。”祝羽弦开口打断两人的对话。

“没有什么正确的时机。只有合适的时机。如果真的是他,那么现在就是合适的时机。”柳清目光如剑,直接对方藏在眼底的犹豫与焦虑。

“好吧。”祝羽弦对她抬了下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大概是百年之前,也就是云禅圣帝时期,曾有人窥探了神谕,看到了云端未来将要面临的困境。并以性命为代价获得了脱离困境的钥匙。”大概是怕再被打断,柳清开口就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故事。

“但是这把代表着希望的钥匙的载体选的十分不巧。”柳清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这时一只黑猫叼着一个用赤色丝绸包着包裹从“船舱”的角落从溜了出来。

柳清俯下身从猫口中接过了那个包裹。猫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又悄无声息地引入了黑暗当中。

白永羲隐约觉得那只猫有些眼熟,但现在明显不是纠结猫的时候。看着柳降迅速打开那个包裹将一个乌木盒捧到了他的面前。不用柳清开口,他已经隐约猜到了里面是什么。

“钥匙是传国玉玺。”不是疑问句。

“对。据说当时窥探神谕的人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云禅圣帝,最终经过商议他们决定用秘术将‘希望’封入传国玉玺之中,并为保护它设置了三道防线。这只木盒就是最后一道防线,只有拥有云端帝王命格的人才能打开它。”

  “如果这不是传言,那为何这几十年间无人提及传国玉玺?即使希望渺茫也是有一试的必要啊?”看着面前木盒,白永羲微微蹙眉。

  “想必您已经猜到了吧!传国玉玺被束之高阁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历代皇帝无法开启木盒,也就是他们被木盒认为不具备云端帝王命格。”

“简直荒唐!帝王之命难道还要靠一只盒子判断不成!”白永羲寒眉倒竖,冷声道。

“您可以不信。但很多保守派都十分崇尚所谓的‘血脉正统’。大家族中的长老和前几代家主或多或少都了解一些关于那个灾难预言,以及传国玉玺的秘密。但这一代的云端天子毕竟还年幼,即使她不能成功打开,也形不成什么定局。”柳清依旧捧着那只木盒。

“你知道她无法打开?”白永羲上前一步。

“她若能成功开启,我们又为何还要冒险盗出传国玉玺?现在云端急需一个能破解困境的人。而您也想救云端,不是吗?如果您能打开,那么您将拥有破解困局的能力,能够救云端百姓于水火之中,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白永羲抬手轻抚木盒,不得不承认柳清提出的建议十分诱人,即使考虑进她未提及的影响也是十分诱人的。

“你应当知道当今的云端皇帝是我在一手培养吧?”

“我以为您早就清楚指望她为云端撑起一片天是不切实际的。就算真正拥有云端天子血脉的皇帝都破不了如今的困局,更何况她还是......”

“够了!”出乎两人意料,打断她的话的竟是祝羽弦。



大家都看冥水鸢的荧光之灵和风林火山的预告了吗?祝羽弦好像要黑化啊!有点可怕啊!我的文好像注定要OOC了,哭哭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