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里的枫叶

(白祝)千岁凌云阁 12.2

但毕竟是废墟科技,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按照柳清的示意将祝羽弦轻轻放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柳清再次为祝羽弦诊脉。最传统的中医方式,配上她罩在墨色劲装外面的宽大白袍看着倒是不怎么违和。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泛着微光的流云纹路随着她的动作牵动时聚时散,若隐若散的流转着,让人产生轻微的目眩。

他应该相信,也只能相信她了。云京现在的形势并不好。若放到往常,即使不能护着祝羽弦脱身,至少羲王府和白府能够避避风浪。但现在他不敢把希望寄托到手中的势力上,事情牵扯到了传国玉玺,谁都不能相信了。

他思索着是否该问出那个问题,又看向柳清。柳清神色依然平静,从她的神情上很难判断祝羽弦的情况是好是坏。但注意到她加快的动作,和指尖不时闪过的银光,可以判断她应该是在给祝羽弦施针。他对这种传统的医术只是略有了解,也就帮不上什么忙,只得继续静默着。

在柳清动作彻底停下并意识他一边坐时,他终于还是绝对问出那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你了解他吗?”

“您问这么问,是想知道我对他的计划了解多少吗?”柳清先是一怔,接着再次示意他坐下。

在白永羲在还处于昏迷中的祝羽弦身边坐下后,柳清在他对面坐下继续道,“我对他的计划了解的不多。应该说,他并不想让我过多了解,但又不可避免的让我插手了一部分。”

“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没打算从你这里获取什么情报,只是想告诉你。他现在很危险,想法和做法都是。你要是有办法带他离开,就赶快......”

“不能。”柳降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能这么做。现在脱身之前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白永羲盯着她的眼睛,希望能从中看到哪怕一丝挣扎之色。只要对方有一点动摇的意思,他就有说服她的信心,可是很可惜,没有。

“我之所以对你说这话,是因为你是个医生。我觉得比起他的理想,你会更在意他的性命。”他不得已直接翻出了这张王牌。

“就因为我是个医生。我做医生的准则是——救不想死的人,就值得救的人。愿意被救是一切的前提,我尊重每个人对于自己生命的选择。”柳降看向祝羽弦,“只要他没放弃,我就会尽我所能去救他,这一点您不用担心。”

白永羲盯着她看了半晌,随即在心中叹了口气,“我隐约能猜到他要做什么。也知道你肯定是认同了他的选择才会来这里的。但我还是抱着一点不切实际的期待,希望你能阻止他。只要你能带他离开,剩下的......”

“剩下的交给你吗?”柳清一挑眉,眼中满是不赞同,“抱歉,我没有不相信您的能力的意思。只是这话他也对我说过。”

“离开这里还需要点时间,羲王大人,你想不想听听这个飞行器——‘牟’的故事呢?”

白永羲知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但是主动权明显掌握在对方手里,他也就点了下头,示意对方说下去。

“您肯定知道这东西来自废墟吧!废墟可以说是大路上最神秘的国度。虽然关于他的事件情报往往价值千金,但如果能巧妙的运用绝对物有所值。您应该也听说过吧,废墟的714重塑事件?”

“你是说恐怖组织大规模释放病毒的事件吗?我有所耳闻,当时那个恐怖组织宣称要重塑废墟的基因,释放的病毒专门针对大部分废墟人存在的基因缺陷,吸入便会造成基因崩溃、多个器官衰竭。虽然速度并不快,但几乎是不可逆的反应,废墟当局调动全部科研力量也没能成功研究出解药。但是却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医疗组织中购买到了解药,最后以极小的人员伤亡解决了这场危机。那个医疗组织,想必就是你手下的菩提境吧!”

“没错。”柳降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得意之色,反而神情有些黯然,“废墟当局在花了半个月时间也没有找到破解方法,便来求助我们。原本,按照我的计划菩提境并不打算揽下研究解药的活。我们会对废墟提供技术支持和药品供应,但这些都是援助意味。我们不求回报,他们也不能强求我们做什么。”

“但祝羽弦希望你和废墟进行交易。”是肯定句。

“对。废墟那边提出以最新研究的空间技术换取我们全力研究解药,并且定下时限,一个星期之内必须出成果,否则交易无效。要知道废墟的科学技术远远领先我们,而且远比我们了解自身的问题。他们举国之力半个月都没有找到头绪,让我们一个星期出成果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在我看来,废墟根本没有交出空间技术的诚意,这生意没法做。”

“但祝羽弦坚持。他提出用另一种方法解决病毒问题。羲王大人,您也应该知道,魔法与精灵的存在证明科学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在科学手足无措的时候,我们就只能寻求不科学的方法。我想身为四神血脉的拥有者,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血脉的力量吗?我虽然不太懂医术,但也知道这肯定不是能大规模推广的法子。”白永羲有感最终的解决方法绝对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的确。直接运用血脉力量是风险最小、最安全快捷的解决办法。但唯一的缺点就是无法大规模使用。所以我们最终决定将血脉力量破解这种病毒的过程具象化,研制一种模拟关键力量的药物来代替血脉力量充当解药。”

“首先,需要大量的实验,同时你们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血脉之力一定有用。而且这是一种不完全具有科学性的方法,废墟不一定会同意。”白永羲直接指出了几个关键问题。

“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同意。我们一边争取延长时间一边尽全力研制解药。中途当然有一些波折,但好在最后协商成功,废墟答应放宽时间为15天,只要我们提供具有可行性的解药样本后续的实验生产他们会负责,但条件是他们只能交出空间研究的部分成果。”

“但祝羽弦并不满意对吧?”

“的确。我们最终拼上了性命在第六天完成了成品,与废墟交涉希望维持最初的协议。但就在当天恐怖组织袭击了废墟的一处重要研究基地,部分空间研究成果丢失。这是废墟代表给我们的说辞,简直就像是骗傻子的说辞。但知道又有什么用,我们早该想到他们不会守信用的。最后的交涉是我亲自负责的,我甚至都暗示他们菩提境可以研究更加完善的病毒武器来攻击他们,他们也不愿松口。最后的补偿这是包括这架飞行器在内的五个拥有部分空间技术的完成品。看上去似乎是赚到了,但您也知道最后的结果拿回来的部分成果无论是交给皇帝还是给冥家拿去研究都没什么进展,和废纸没什么区别。而完成品中上交给国家的两个,除了被束之高阁,我想不到别的结果。仅存的两个倒成了逃命的工具。”

“真是讽刺啊!他拼上性命争取来的科技就这么被朝廷中那些人当做茶余饭后的无聊笑话。我不想告诉您他为了激发血脉之力破解病毒做了什么,但您也应该能想象吧......”柳清停顿一下,低垂下头。

“其实他大概也猜到了最后的结果,所以将这些东西交给了冥水鸢。大概是为冥家发展争得了一些好处吧。最后也就只有冥家还记得这些不靠谱的科技了。”

“你既然想让人记住这个新成果为什么还将这里伪装起来呢?”

 


评论

热度(19)